首页 > 都市资讯 正文
《镜界幻想》小说最新章节,张放 庞大全文章节阅读

时间:2022-06-09 04:27:39作者:小黑

小说:镜界幻想

小说:都市

作者:虹贯

角色:张放 庞大

简介:[无限流]+[诸天万界]+[灵气复苏]+[进化游戏]+[每天万字]灵海潮汐动,诸天世界倾。进化公司,神明宗会,修真世界,基因修改,武道通神,机械飞升。这里,应有尽有。我将竭尽所有的手段,直至掌握命运。(本文慢热,铺垫较多,伏笔爆发,剧情反转,耐心观看,希望喜欢。)

《镜界幻想》免费阅读

真冷啊。

张放蜷缩在并不厚实的被窝里,暗暗的想。

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歇。古人诚不欺我,这春日的寒潮,果然难捱。

这是一个北方的初中,寄宿制学校,按照大夏的规定,三月中旬已经停止供暖了,果然,即使是寒潮袭卷,这个口碑不错的私立学校依旧严格按照夏律办事,绝不会恢复供暖。

私立学校的孩子们可是很精贵的,更娇贵一些的,今天直接请假回家了,不挤在宿舍里遭罪,稍差的也会大包小包的送些御寒的衣物和零食瓜果,断不会让孩子冻到的。

张放家境一般,他为数不多的朴素派,但是,他母亲依然允诺今天送些东西来看他。

别人有的我也要有嘛。

但是,母亲却没来,电话里,母亲说是在国外工作的父亲突然有事,实在推不开,放假时,父母一起来接他,才把他打发了。

青春期的孩子总是想着独立,但偶尔也会羡慕放假时温馨亲昵的笑脸,所以,他答应了。

父亲,呵,父亲。

这个父亲,他已经很久没见过了,已经不是小孩的他,依稀嗅出了一丝不对劲的气息,但他不愿意,甚至是不敢多想,他知道父母不和,但也渴望这个摇摇欲坠的家庭还能艰难的维持。

寒风在窗外呼啸,舍友微微的鼾声,让人困倦疲乏。

渐渐的,张放也睡着了。

······

而在遥远的南极,有一颗火红的流星坠落下来,就砸在考察站不远的山丘上,惊醒了梦中的人们。

巨大的坑洞中,一个神秘的访客睁开了它碧绿的眼睛。

······

一个奇怪的梦境。

张放感受到迷蒙的光晕,不由得眨眨眼。

他醒了。

但他的脑海里,还依稀有着梦境的轮廓。

那是一栋穿进白云里的高楼,正正方方,好像没什么特别。

高楼的中间是一块巨大的,深不见底的天井。

张放有些恐高,不敢向下望。

楼梯就在高楼外面的边缘,白云围绕在身边,凉丝丝的,就像是迷蒙的雾。

漆黑的水由楼底涌上来,在狭小的空间里激荡,冲刷,然后毫不犹豫的接着向上喷发。

依稀之间,张放看见漆黑的流水中,一对雪白的獠牙,和偶尔起伏的,粗壮的躯体。

那是一条蛇。

一条漆黑的,凶戾的巨蛇。

它的躯体庞大,最小的鳞片都远远超过张放这具瘦小的身体,它磨牙吮血,蛰伏在黑水里,死死的盯着他。

这是狩猎者看待猎物的眼神,张放被吓的六神无主。

只有向上逃,不停的奔跑。

张放扶着由锈蚀的钢管和掉漆的铁板焊接的梯子向上奔跑。

当~当~当~

每跑一步,都有绿色的铁锈簌簌的掉落,低沉的金属交击声来回响彻天空,像是敲击的锣鼓。

什么是天空?

什么是高处?

什么是绝顶?

什么是尽头?

张放已经忘记了。

他的脑子里一片空白,好像连自己 的名字都想不起来。

他只记得奔跑,不停的奔跑,也是不停的逃亡。

酸痛,麻木,困倦,虚无。

他忘记了,只有奔跑。

终于,云雾渐消,张放好像看到了楼顶。

那是一小块平台,暗绿的青苔星星点点,水泥的地板还有水渍,平台中间有什么东西吸引着来者。

那是一团火,一团庚金色的烈焰,那是流动的黄金,那是刹那绽放的华光。

近了,越来越近。

那团火焰已经触手可得。

这时,天黑了。

夜如同漆黑的幕布,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伴随着剧烈的狂风,破烂的楼梯摇摇晃晃,张放已经要抓不住身旁的扶手了。

寸步难行。

真是寸步难行!

狂风中,黑水里的大蛇优雅的游曳着,懒散的舒缓着身姿,仿佛梳妆的室女,缓缓探出头来。

那是怎样一条蛇。

漆黑的鳞片即使在夜空中也散发出厚重的乌光,鳞片们紧紧的扣在一起,复杂的纹路仿佛远古祭祀的图腾。

一颗紧闭着的,巨大的竖瞳。

呼吸之间,如火焰般炙热的气蒸腾而出。

张放的手脚已经麻木,不听使唤。

突然,巨蛇张开竖眼,一颗蓝色的,妖冶的瞳仁紧紧盯着张放。

盯着这只弱小的猎物。

他想喊,想呼叫,甚至是一跃而下,或是挣扎求生,但都失败了。

最后,他只是瘫倒在摇晃的楼梯上,冷汗像瀑布一样流下。

火,对了,还有火。

张放想起来,那火近在咫尺。

在远古流传下来的基因里,以火对抗野兽的习惯是永远抹不去的烙印。

张放的腿软了,颤抖着无法支撑自己,他只能试探性的伸出手。

他要抓住火,不,或许被烧一下也好。

在火苗舔舐到手指的一瞬间,巨蛇的瞳孔骤然收缩。

这个通天彻地的庞然大物猛的收紧身体,坚韧的鳞片放肆的勒紧高楼,鳞甲摩擦之下,钢筋水泥,圆柱岩石,都瞬间被勒的扭曲,崩断。

然后,楼塌了。

张放坠落。

在风中下坠的张放,本能的抬头看去。

他隐隐约约看见了,高悬于天空的祸世大蛇,和它身旁那团爆裂的,刺眼的流火。

像是幻想中的一幅重彩的油画,又淡雅的如同丹青勾染的水墨。

让人难以忘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