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资讯 正文
array(2) { [“error_code”]=> int(18) [“error_msg”]=> string(34)

时间:2022-06-09 04:25:26作者:小夏

小说:牧行.

小说:都市

作者:若有灵犀

角色:array(2) {
[“error_code”]=>
int(18)
[“error_msg”]=>
string(34) “Open api qps request limit reached”
}
角色词账号次数可能不足了

简介:鲁迅言:“假如有一间铁屋子,是绝无窗户而难破毁的,里面有许多熟睡的人们,不久都要闷死了,然而是从昏睡入死灭,并不感就死的悲哀。现在呢大嚷起来,惊起了较为清醒的几个人,使这个不幸的少数者受无可挽救的临终的苦楚,你倒以为对得起他们吗?” 看似世外桃源的东山市,随着怪物的出现将完美的裂缝一点点撕开,东山市的阴谋渐渐明了,但是,奇异的武装出现,让东山市变成了死亡的决斗场,东山市将何去何从。

《牧行.》免费阅读

东山市,东国东部沿海城市,在东国发展的七十年中一直稳步发展,在东山市长刘擎中的管理下百姓安居乐业。东山人民医院,在东国东部最为出名的三甲全科医院。

“老师,早上好。”医院手术室更衣间里,一位偏瘦的男子对一位老医生打招呼,那位老医生微微一笑,正准备说什么时候,男子手机突然响了起来。男子抓紧接了电话说到,“陈哥,我刚到更衣间,是来急症手术了吗?”

“田悉,你换好衣服先来会议室一趟吧,有急事。”

“好,我明白了。”田悉简单的回复后,向老医生笑了一下说到,“您慢慢换,我先赶紧进去了。”田悉,东山人民医院的手术室护士,母亲即是这个医院的护士,田悉从小也喜欢医学上的事情,长大后子承母业,也成为了一名护士。打电话的人名叫陈觉,是东山人民医院的天才外科大夫,仅仅三十岁就获得了许多国际医学大奖,做外科手术更是厉害,在麻醉科甚至有“和陈大夫合作就什么都不用担心”的说法,在陈觉刚刚工作时田悉的母亲就是陈觉的上台护士,陈觉工作几年后,田悉的母亲也调到别的科室,田悉来到麻醉科时,陈觉便点名要求田悉作为他的上台护士,虽然陈觉技术很高,但当时的田悉还是新手,在众人反对的时候只有陈觉力排众议,要求田悉和他合作,好在几年工作后田悉也没有辜负陈觉的信任,也可以独当一面,在此之后两人的关系就如同亲兄弟一般。

“陈哥。”田悉推开会议室的门,看到会议室不仅仅有陈觉,还有医院的院长和其他领导,在陈觉对面坐着一排穿着警服的警察,打头的是一位女警,眉眼如剑,令人想要接近却又望而却步。

“小田,快过来坐下吧。”院长示意田悉坐下,田悉悻悻的坐下,这时那位女警开始讲话。

“既然大家都来了,我就开始讲了。”说着打开了PPT,只见上面一张照片,一具尸体躺在地上,与其他死尸不同,这具尸体身上长满毛发,面部也长着长长的鼻子和獠牙,除了四肢,这更像是一只野狗的尸体。“开门见山,在几天前,我们在居民区击毙了一名凶犯,他因涉嫌杀人被我们击毙,但是与其他犯人不同的是,这名凶手并不像是人,而像是一个狼人怪物,在抓捕这名犯人时,我们尝试开枪,发现我们的子弹对他基本没有伤害,他的皮毛很硬,但是行动很迅速,在抓捕中我们的几位干警也受伤,最后也是众人用电击枪将其麻醉,然后用匕首捅进脑袋将其击毙。”

“兽人…”田悉喃喃自语,转头看向陈觉,陈觉轻轻捏着下巴,若有所思。

“这已经是这半年来发生的第九起类似案件了。”女警点下鼠标,接下来的照片依次出现,各种类似于兽人的尸体映入眼帘“我们称这个尸体为未知生命体9号,我们请你们来就是请你们医学解剖这具尸体,好找到这些未知生命体的来历。”

“可,这些应该是隶属于你们警局的法医的工作吧。”医院领导淡淡答到。

“没错,但是法医毕竟能力有限,也没有你们医院最先进的设备,前几个完整的未知生命体我们有解剖,但是我们也没有得出什么结论,所以我们希望贵医院能协助我们。”

“协助可以,但是现在尸体在哪,你们想要做哪方面的检查呢?”陈觉发话。

“今晚上十二点半,我们会用贵医院的急救车送来,但是这是东山市最高机密,我们必须确保民众没有任何一人知道,所以请各位在今夜完成解剖,关于哪方面的检查,我们希望你们做全方面,甚至是细胞。”女警合上电脑,说到。

“好,那就那么定了,今晚上我会和我的上台护士亲自解剖,解剖结果我们会通知你们来领的。各位,请回吧。”陈觉发话,随后起身,其他也起身回去。

“陈哥,这世界上真有狼人啊!”陈觉与田悉赶往手术室进行手术,田悉不禁问陈觉。

“什么狼人,我就想看这是谁在装神弄鬼,无论是什么东西,解剖的干干净净什么都明白了。”陈觉轻哼一声,说到。

“没准真是怪物呢。”田悉笑到。

陈觉和田悉做了半天手术,便在休息间休息到晚上,直到十二点半,东山人民医院的急救车响着铃来到手术室下,几名穿着白大褂的警察将一位盖着白单子的尸体秘密的运到了手术室,陈觉与田悉早已恭候多时了,俩人已经穿好隔离衣,等到尸体安置好,田悉便打开手术包,陈觉自然的向田悉要着工具,开始陈觉想用手术刀剖开胸膛,但是无论怎么用力也打不开。

“看来那些警察说他们的子弹也没用不是空穴来风。”田悉认真的对陈觉说到。

“取手术锯来,我就不相信这是铁甲钢体。”陈觉放下手术刀,举起骨科手术锯,终于破开了胸膛和腹部,用力翻开,一股尸臭铺面而来,陈觉和田悉不由得反胃,陈觉强忍住反应,用力一撕,看着尸体的各个内脏,到吸一口凉气,“田悉,快看!”

“内脏,全部都纤维化吗?”田悉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像这种的情况下的纤维化内脏,他早就应该瘫软在病床上,更应该说,是等死了。“这什么情况。”

“取标本,拿玻片。”陈觉虽然被眼前的一切震惊了,但是还是十分冷静的取过田悉递过来的玻片,将各个内脏的标本各切下一点,“田悉,你摸。”陈觉示意田悉下手摸一下,田悉向前摸了一下看似纤维化的肾脏,原本应该软质的肾脏却变得异常硬实,慢慢感受,好像外面有一层短短的透明的毛,“这不是人的内脏,更准确点说,这压根不是生物的内脏。”田悉心里想到,但还是强装镇定,看向陈觉。

“取完标本赶紧下台吧,这已经不是我们能接受的东西了。”一向冷静镇定的陈觉不由得留下冷汗,田悉听完这话后也加快了速度,俩人尽快完成了任务。俩人慌忙下台,一同洗手,原本此刻应该轻松聊天的二人却反常的保持沉默。

一小时后,那一群穿白大褂的警察又来到手术室,将解剖的尸体收拾好,运出了医院。

“田悉,我捎你回家吧。”俩人收拾好换上便装后,陈觉叫住有些失魂落魄的田悉,田悉只是答应了一句。之后二人坐上了陈觉到车,车上没有放着任何音乐,接近两点的路上几乎没有行人,但仍然有着闪耀的灯光。

“田悉,你觉得,咱们东山市怎么样。”陈觉率先打开话茬。

“挺好的,虽然不是什么天下大同,但是我们都能吃上饭,都有工作养活自己,我觉得还不错。”田悉显然有点心不在焉,只是淡然的那么回答。

“今天的事情,让我想到,会不会在这么光明的东山市,会有一个巨大的阴暗面,而那个所谓的怪物,就是阴暗面的冰山一角呢。”陈觉认真说到。

“如果真是这样,我们的好日子不也就到头了。”

“不仅如此吧,更有可能我们也沦为他们利用的工具。”

“我们?”田悉来了精神,“陈哥你发觉什么了吗?”

“没什么,我可能只是在胡思乱想。”陈觉将车停下,“赶紧回家好好休息休息吧,今晚上辛苦你了。”

“好,陈哥你也好好休息,路上小心。”田悉看自己到家,也没再问什么,只是寒暄几句便下车回家了。

刚刚回家,打开手机,就看到微信有人添加好友,点开朋友圈一看,竟然是那个女警,田悉心里不免犯嘀咕“她平白无故到加我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