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资讯 正文
从负债一亿开始的猎诡人生涯最新章节,李墨 宫淮羽小说阅读

时间:2022-05-20 09:15:01作者:小黑

小说:从负债一亿开始的猎诡人生涯

小说:都市

作者:黄金

角色:李墨 宫淮羽

简介:【养成+恶魔+财迷+腹黑+热血+神明=?】“一个人可以穷到什么地步?”空着手去上坟。回来的时候提了一大袋贡品。李墨背负了父亲的巨额债务,过着极端贫穷的生活。直到18岁生日这天,他收到了父亲的成人礼。那是一只漆黑的鬼手…令他没想到的是鬼手中竟然存在大恶魔系统!与此同时,债主为了让他能够快速还清债务,给他介绍了一份兼职。于是他成为了芙蓉区女仆咖啡厅中一名…特殊的「猎诡人」!七原罪-暴食【旺盛胃口:摄入地沟油…转化为甘油三酯,剔除有毒物质砷、铅…脂肪密度增加0.008%】七原罪-贪婪【掠夺者:你在对方身上掠夺了寿命1天。】七原罪-嫉妒【绝对平衡:对方的实力高于你,嫉妒判定成功,压制对方实力,提升我方实力。】……“其实我并不想跟恶魔鬼魂之类打交道的…”李墨回忆起当时的细节,如是说道。“可他们给的实在太多了。”

《从负债一亿开始的猎诡人生涯》免费阅读

渚山墓园。

凄凉的寒风呼啸而过,像是在寂寞的低语着某首歌谣,为这里沉眠的逝者悲哀。

墓园的青砖上满是灰烬和雨水混杂而成的黑色污渍,零星的还能看到几根未抽完的烟头。

“你说一个人能穷到什么地步?”

正在给外公插香的阿布突然问道。

“为什么这么说?”

小凯烧着纸钱,抬起头一脸疑惑的看向阿布。

“你看那个人。”

“我前段时间还看他在外公的葬礼上吃席来着,今天就给别家上坟去了,而且这是他今天上的第三个坟了。”

顺着阿布手指的方向望去。

烟幕缭绕的墓园中,一个少年正独自在坟前吊唁,脚边还放着塑料编织袋。

看起来很面熟。

“我记得他!”

“他就是吃席拿塑料袋打包带走让一桌人都没得吃的那小子!”

小凯发出一声惊呼。

他对少年的印象很深刻。

“是吧。”

“从进来开始我就注意他了,我还奇怪呢…怎么会有人空着手来上坟,现在他袋子里的贡品估计都快装不下了吧?”

“所以我才问你…一个人得多穷才能趁着清明节疯狂偷吃别人坟头上的贡品?”

阿布点燃了一根香烟。

他对少年很是好奇。

“他叫什么来着?”

“我记得好像叫…李…墨?”

“吃席随了五张白纸那家伙。”

……

李墨对着墓碑面色诚恳的鞠了几个躬,嘴里不知道念叨着什么。

“等我还清了债务,回头就把贡品给您补上…江湖救急,多有得罪!”

说完他就收起了墓碑前摆放的贡品,放在随身携带的编织袋中。

随后逃离现场。

……

天空黑压压的,空气中充满了潮湿的味道。

李墨左手拎着装有贡品的袋子,右手提着顺路捡回来的易拉罐,回到了他的住处。

——某座桥洞。

这里是城市中为数不多可供流浪汉栖息的地方,脏乱差的程度不言而喻。

“墨小子,回来了?”

“刚才那些人又过来找你了,嘿…也是奇了怪了,你说你一个还在上学的孩子…能有什么还款能力?至于这样追着你咬吗?”

说话的流浪汉叫老九,三十大几岁,李墨管他叫九叔。

他躺在比较干燥的地方,卷着一床发黑的破棉被朝李墨嚷嚷着,一口烟熏的黄牙十分明显。

老九是桥洞里的常客,为人比较热心肠,之所以叫老九并不是辈分或是名字里带九,而是因为他只有九根手指。

李墨正是因为遇见了老九,才学会了流浪的正确姿势,也算是他的半个人生导师了。

“估计是想看看我爸有什么东西留给我吧。”

李墨将东西放在地上,桥洞里只有他和老九。

“九叔,吃点?”

从袋里拿出一个苹果,递给老九。

“哪来的苹果?该不会是偷的吧?犯罪的事可不能做啊!虽然我们穷,但是我们也得穷的有骨气。”

老九狐疑的接过苹果啃了一口。

很甜。

“还穷的有骨气呢,没有我…我看您早饿死了。”

“这不刚好赶上清明节,去坟头借了点贡品吃吃。”

“咳…咳!”

老九呛的连连咳嗽,舒缓了几口气后才大声吆道。

“臭小子,死人的贡品可不敢乱吃,小心等下过来找你!”

“这不你先吃的吗?”

李墨撇了撇嘴。

“要找也会先找你的。”

“……”

老九嘴角微微抽搐,看了看手中的苹果…还是决定吃完。

李墨的铺盖被老九看的很严,就在他的边上,只有一床被子和几套衣服还有一个书包。

没错,他还是个学生。

今年读高三,说起来今天正好是他的十八岁生日。

至于李墨为何会沦落到住桥洞和流浪汉一起厮混…这都归功于他那不靠谱的爹。

李丞宰。

李墨打记事起就没见过自己的妈妈,而他的父亲李丞宰很神秘,动不动就玩失踪,也没说出去干嘛了。

去年的某一天,李丞宰出门后就再也没了消息,就连按时打的生活费都断了,这也让李墨感到了一丝不对劲。

当债主上门讨债,房子被贴封条,自己无家可归的那一刻李墨才反应过来…

自己的老爹欠一屁股债失踪了!

共计1亿3000万的债务,李墨并不知晓父亲借这么多钱到底拿去干什么。

而找不到李丞宰的债主将目光盯向了李墨,并告诉他父债要子偿。

即使李墨没有任何还款能力,可那些家伙依旧不肯放弃,隔三差五就来找他的麻烦。

“对了,墨小子。”

老九从怀里掏出了一张卡片和百元大钞,递给了李墨。

卡片的材质很普通。

正面写着【生日快乐】。

反面写着【榆树街96号】。

“那帮讨债的人走后,有一个人过来给了我这个卡片,还有100块打车钱,让你回来了过去找他。”

“他还说是你爸爸的朋友。”

老九略微思索,再次补充了一句。

“看起来挺有钱的。”

“我爸的朋友?”

看着手中的卡片和钱,李墨思绪万千,他已经一年多没有摸过这么大面额钱了。

“榆树街好像也不远…走路过去的话,三个小时应该能到。”

他将红色的百元钞票叠好,藏在了最保险的地方。

“九叔,这些贡品你可要看好了,能吃好几天,我出去办点事,差不多晚上回来。”

“对了,那些易拉罐记得拿去卖掉。”

向老九吩咐了一嘴。

李墨从包里掏出一身专门用于红白喜事蹭饭的衣服,将身上的校服换了下来。

来到河边洗了把脸,整理了一下仪容仪表,湖面倒映出了他的面容。

那因为营养不良导致有些消瘦的脸上镶嵌着一双仿佛望穿前世今生的耀眼黑眸,直挺的鼻梁,唇色绯然,侧脸的轮廓如刀削一般,棱角分明却又不失柔美。

不得不感叹李墨父母基因的强大,就是靠着这张脸,他才能在流浪界混的风生水起…因为不会被怀疑是来蹭席的。

望着李墨离去的背影,老九低头看了看编织袋中的贡品。

喉结滚动,咽下口水。

……

榆树街96号,私人诊所。

宫淮羽坐在沙发上看了看表。

“已经5个小时了…这小子怎么这么慢?难不成走路过来的?”

就在这时,一个风尘仆仆的少年推开门走进了私人诊所内部。

“抱歉,走路过来有点耽误时间。”

李墨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看向嘴角不断抽搐的宫淮羽。

竟然真的是走路过来的啊!

“大叔,您就是我父亲的朋友吗?”

宫淮羽默默的点了点头,示意让他坐下,随后不慌不忙的掏出一根香烟,点了起来。

“恩…要喝点什么?可乐?奶茶?”

“不喝,谢谢。”

“免费的。”

“哦,那可乐吧。”

看着美滋滋喝着可乐的李墨,宫淮羽不禁一阵头疼,同时也倍感欣慰。

这代表李墨能够快速适应恶劣的环境,是一件好事。

“我叫宫淮羽,是你父亲的医生兼同伴,你可以叫我宫叔,但是别学你父亲叫我老宫,很容易让人误会,明白吗。”

李墨点了点头,“宫叔叔好。”

宫淮羽很满意,继续说道。

“我知道你现在有很多疑问,我这次过来的目的有两个,替你父亲转交生日礼物,还有就是为你解答。”

李墨沉默了片刻,脑海中浮现了父亲的身影,随后轻声说道。

“我想知道关于父亲的一切。”

宫淮羽笑了笑,他早就猜到李墨会这么问了。

组织了一下语言后,他缓缓开口。

“你父亲是一名猎诡人,顶尖的那种。”

“抱歉,什么是猎诡人?”

李墨举手打断道。

“就是狩猎恶魔、鬼魂、异种这类诡秘生物的猎人。”

“你那是什么眼神?”

“我没骗你!”

李墨收起怀疑的目光,暂时接受了这个设定。

“你所认知的世界里那些都是幻象中的产物,但它们是真实存在的,而且就在你的身边,只不过你没有见过罢了。”

“我给你举个例子,就拿恶魔来说吧…它们在人间有各式各样的产业,这些产业都由它们的仆从进行打理,但同时它们也在躲避大夏的视线,因为被发现了就会遭受到毁灭性的打击。”

李墨呆滞的点了点头。

“恶魔是诡秘生物中实力最强,同时也是最聪明的一类,一般情况不会和人类发生冲突,除了少数低阶恶魔以外,相比较而言其他的诡秘生物就很野蛮,之所以没走进公众视野是因为大夏不想引起恐慌。”

宫淮羽感觉有些口干舌燥,拿起面前的茶杯浅酌了一口。

“所以我父亲是狩猎诡秘生物的时候战死了?”

‘噗——’

刚喝下去的茶又喷了出来。

“能不能盼着你爸一点好?”

宫淮羽幽怨的看了一眼李墨。

“放心,他还活着,只不过有一点点小麻烦。”

李墨沉吟了片刻,“那你能让他把钱还了吗?我想回家。”

这一句‘我想回家’瞬间击中了宫淮羽的心脏,让他感觉有些心酸。

“暂时不行,这部分债务得由你来承担,不过相信叔叔,你爸这么做都是为了你。”

说完他拿出了一个皮箱。

“你爸和恶魔做了一笔交易,交易的内容就是一亿三千万,加上他自己的七千万存款,共计两亿,就是为了拍下这件东西,给你作为成人礼。”

宫淮羽打开皮箱。

箱子内装着…

一只漆黑的手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