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资讯 正文
array(2) { [“error_code”]=> int(18) [“error_msg”]=> string(34)

时间:2022-05-14 12:28:29作者:小白

小说:我以武道横推此世

小说:都市

作者:拳王阿李

角色:array(2) {
[“error_code”]=>
int(18)
[“error_msg”]=>
string(34) “Open api qps request limit reached”
}
角色词账号次数可能不足了

简介:【爽文·热血·高武·横练·全民修仙】  灵气复苏三千年,全民修仙,抵御凶兽。  穿越而来的顾青发现自己没有灵根,注定与仙道无缘。  神秘而古朴的令牌出现。  进入武令空间,演化诸天仙武!  龙吟铁布衫:龙气滋生,身披紫龙战甲,九霄龙吟惊天变!  九阳神功:九枚大日横空,赤地万里,焚山煮海!  灭天绝地剑廿三:元神出窍,冻结时空,剑出天地灭!  魔极龙象般若功:修成后具有太古龙象之力,抬手捏碎星辰,踏足粉碎大地!  ………  从此顾青开启了自己以武通神,横推无数邪神、仙王的无敌之路!

《我以武道横推此世》免费阅读

江海市。

第一人民医院。

病房内。

洁白的病床上,躺着一个身形健硕的男子。

他双目紧闭,满头华发随意散落,被遮住的俊朗面容隐约可见。

一束阳光透过窗子,为他整个人镀上一层淡金色的光辉。

“呃……!”

他猛然坐起,好像从噩梦之中惊醒。

头颅传来一阵阵剧烈的刺痛。

身体更是气血虚浮,双目发黑。

“娘希匹,这特么到底是什么情况?”

刚刚挣扎着站起身来。

还没来得及观察一下四周环境。

忽然脑海之中涌现出大量的信息!

“卧槽!……”

原本就一阵阵刺痛的头颅,更是好像要裂开一样!

毫无防备之下,身形再次倒在床上!

彷如本能驱使一般。

他竟原地倒立起来、

头颅支撑在床铺上,双手则交叉在胸前。

这种奇怪的姿势,对别人来说不知道有没有用,但对他来说,却真的很有效果!

原本因剧痛而扭曲的面容,也渐渐平息了下来。

将脑海之中涌现的记忆,慢慢接受并消化。

“我是谁?

我从哪里来?

我存在的意义是什么?”

如此深奥的问题,即便是最顶尖的哲学家来这里,也不可能立刻给出答案。

可他却很快自己给自己找到了答案。

“我从一片灰白中来,脑海当中除了‘顾青’这两个字,什么都记不起来。

恰巧这具身体的原主人也叫顾青。

那么第一个问题的答案就显而易见了。

我是顾青!”

“根据这身体原本的记忆,所谓的修仙者在修炼之时有可能会遭遇域外天魔入侵。

说不定老子就是从域外而来,占据这具身体的天魔!

看样子,这件事不能轻易透露给第二个人知道。

因为这个世界的修士很敌视天魔!”

“天魔要占据肉身,就得需要完成死者生前最大的执念。

那么这便是我存在的意义了吧。

老子瞧瞧….呵!让世人都知道武道不比修仙弱,以武道之力站在这个世界的绝巅,俯瞰众生!

好家伙,心气儿还不小!

不过练武啊….有点意思,相比起那劳什子修仙和科技,老子似乎对练武更熟悉也更喜欢呐!”

就在这时,顾青发现自己脑海深处,忽然浮现出一枚令牌。

“咦?这是什么?”

他仔细观摩了一下这枚令牌。

它显得十分古朴,中间有一个深奥符号。

顾青在看到的第一眼,便福至心灵的明悟了那个符号的含义。

——武!

那是一个武字!

就在顾青打算研究一下,这武令究竟有什么作用之时。

忽然耳朵一动,听到门外有人来了。

与此同时。

病房外。

“小静,拜托了,给我两分钟时间就行….哪怕让我拍几张照片也行!”

身穿白色衣服的护士小静,为难的看着眼前这个职业为记者的闺蜜。

“可是….大夫说他才刚刚脱离危险,还需要静养…..”

“脱离危险了?”柯荆媃不等她说完,便瞪大美目打断道。

小静点了点头:“除了身体还有些虚弱,暂时没有什么危险了…..你为什么看上去好像有点失望?”

柯荆媃叹息一声:“他是全世界第一个没有灵根的人类,自他之后,十八年的时间里,没有灵根的新生儿一年比一年多!

有学者将他诞生之前称为‘灵气涨潮期’,将他诞生之后称为‘灵气退潮期’!

他本身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具备着标志性,他就好像是一个界碑!明确的划分了影响全世界的两大重要时期!”

护士小静更加不解:“既然他如此重要,那你为什么还会希望他出事呢?难道不是平安无事更好吗?”

柯荆媃嗤笑一声:“他对世界的影响多大我不在乎,我只在乎他对我事业的影响!

如果他死了,至少能造成一阵轰动,而我若是能抢到头版新闻的话,必然也会跟着一起声名大噪!

尤其是他的死亡方式,想要追求以武入道,十几年如一日的苦练武道,结果活活将自己练死。

这简直是本年度以来最大的噱头!没有之一!”

“可他没有死,恐怕也造成不什么轰动的大新闻了。”护士小静神色复杂的看了自己闺蜜一眼,似乎对她的某些价值观并不赞同。

柯荆媃好像没有看见她的眼神一样,心烦意乱的摆手道:“就算没死,也总算有些新闻价值。

我说小静,反正他也脱离危险了,只是采访一下而已,你就通融通融吧!”

“那好吧,不过你要快一点,如果被大夫看到的话,我可能会挨批评。”

“嘻嘻,小静我就知道你最好了!”

护士小静推开病房门户,柯荆媃迫不及待地立刻钻了进去。

却只见床铺上空空如也。

她要采访的目标早已不见了踪影。

“咦?人呢?”

………..

一分钟前。

顾青双腿在空中划过一个弧线,稳稳落在地面。

没有发出一丝声响。

在听到两人谈话之后,便打算离开这里。

他可没兴趣去接受什么采访。

除此之外,更重要的还是那个武令。

他迫切想要研究一下这东西的功用,但这东西又好像他的禁脔一样,本能的想要将其隐藏。

避免被人发现。

环顾四周,顾青一个闪身,从窗户跃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