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资讯 正文
小说陈玄 卫生《我这一剑,可斩鬼神》在线全文阅读

时间:2022-05-08 03:34:43作者:小夏

小说:我这一剑,可斩鬼神

小说:都市

作者:甘之若饴

角色:陈玄 卫生

简介:十二岁那年,她离开了,陈玄被告知她十二年后会回来,到时候你要保护好她。十年如一日的磨剑,过着苦闷,平淡,日复一日的生活。直到那天,打工结束后的夜晚小巷。一场暗夜里的悲鸣,手中的剑第一次出鞘。陈玄才知道,自己原来这么强。陈玄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如此多的怪物。想要保护她,就要变得更强。就要,斩杀掉乱世的鬼神。手持一柄三尺青锋,可斩世间鬼神。

《我这一剑,可斩鬼神》免费阅读

十二岁那年,她离开了。

养育陈玄的她的父母如此告诉陈玄。

“她被抓走了。”

牢狱之灾。

半个月后,她的父母如此告诉陈玄。

“她十二年之后会回来,到时候,你要保护她。”

“你要从今天开始练剑,极致的剑,没有斩不开的东西,只有这样,你才能保护她。”

伴随着刺耳的嘈杂,陈玄从幻想中被拉回现实。

“今天也拜托你们打扫啦,改日请你们喝果汁!”

“嘻嘻,谢啦,她请你们喝果汁,那我改日请你们吃大餐!”

两名女孩身着靓丽,手中拿着手机,正用拜托拜托的笑容看着陈玄和他身旁的男人。

陈玄尚未开口,身旁的男人温文儒雅的一笑,轻声开口,发出略带磁性的声音。

“你们两个,不还是高中生吗?学业为主,回家要记得做作业,打扫的事情,就交给我们吧,是吧,陈玄。”

男人嘴角带着亲和的笑容,就像是一个贴心的邻家哥哥对着两个小妹妹一样。

“知道啦知道啦,谢谢啦。”

两名女孩道谢之后,便转身离开了。

换衣室里,只剩下陈玄和男人。

男人给自己换上了修身西装,亮面皮鞋,洁白的衬衫。

“陈玄,我今天有约会,就拜托你了。”

男人的声音变得平淡而冰冷,说出的话似乎并不是拜托,而是理所应当的事情,他就好像陈玄的上司一样,对着呼来喝去。

陈玄眉头微皱,张了张唇,想要质问他,既然自己有事,那为什么还要那么痛快的答应那两名女孩。

但陈玄最终没有说出口,他不善与人打交道,说出这种话,只是会让事情变得更加麻烦。

到时候,就不是打扫就可以解决的了。

见陈玄没说话,男人手提皮包,离开了更衣室。

陈玄一向如此,这已经不是男人第一次将所有打扫的事情都推给陈玄了。

在男人看来,只要陈玄不开口,就是默认了。

事实也是如此,每次陈玄都会将卫生打扫干净。

陈玄叹息一声,将自己的柜门虚掩,走到墙角,拿起工具,开始默默的打扫。

时间流过,日落黄昏,可口炸鸡店也落下帷幕。

店长修小姐来到了后台审视卫生,见到只有陈玄一人,她的柳眉皱起。

“她们又让你一个人打扫了?”

“恩。”

陈玄轻轻恩了一声,没有多说什么,做都已经做了,还要说什么呢。

陈玄不想和人多说话,那样就代表着麻烦。

尤其是店长这样二十七八,却风韵十足,魅力惊人的美女。

她们是麻烦的集合体。

看着沉闷打扫卫生的陈玄,店长修小姐叹息一声。

“你啊,也不能总是这样被她们欺负啊,你的性格太孤僻了,给我的感觉就像是自闭社恐……”

修的话还没有说完,便立刻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在这种人面前,是绝对不能说这种话的!

修眼眸一转,便立刻岔开了话题。

“刚刚我看到她们三个聚在一起了,年轻人,玩的真是开放啊,但我不喜欢我的员工这样。”

“所以,我让她们明天不用来了,这段时间只有你一个人,要辛苦一点,不过我给你涨了一些工资,这个月会给你额外发一千,你愿意吗?”

陈玄轻轻点头,本来大部分工作就都是他做的,现在只是名正言顺的把这些压在陈玄的身上。

倒不如说,陈玄的努力终于迎来了店长的关注。

恭喜自己,喜提额外工资一千。

修说完,便也离开了店里,昏黄的落日洒下大片的余晖,将这条街道映得金黄,却也让那些小巷变得昏暗。

陈玄终于打扫完了卫生,换上自己一身简单便宜的休闲装,拿起柜子里一个长条形的东西,锁上炸鸡店,渡步离开。

街道上,陈玄的身影被向前拉长,黄昏照射在他的背上,温暖中却带着丝丝寒意,这是夜风的味道。

走到一个小巷的位置,陈玄一个闪身进去,一直向前走去,是一个篮球场大小的空地。

三面围墙,只有一条通道通向外面,这个地方没有灯光,黄昏照射不进来,显得昏暗,这是最先进入夜幕的地方。

地上零星的散落着一些瓶瓶罐罐的垃圾,墙上有着彩色的涂鸦。

陈玄看着墙上的涂鸦。

那是一个女孩。

约莫十二岁的模样,正笑得灿烂,开心,她的身体是黑色打底的涂鸦,七七八八的画着许多不同颜色的装饰,比如那呆呆的棕色小熊,一只白色的小海豹。

但最显眼的是她的头发,稚嫩的粉色,描绘出她到肩的长发。

她的右手,似乎牵着另一个人,那边,已经画出了一个黑色的小手,但到手肘的位置,便没有再画。

这里,是陈玄和她的秘密基地,也是陈玄练剑的地方。

陈玄将背包放在墙角,层层打开手中长条形的东西,伴随着一层层青蓝色布条的落下,它露出了真容。

一柄带鞘长剑,陈玄缓缓抽出。

一柄寒光凛凛,却未曾开锋的长剑。

它约莫三尺长,两指宽,看起来单薄,它的边缘愚钝,看起来并不具备攻击性。

陈玄将它举起,凝视着它和它背后的涂鸦。

它看着普通,没有什么多余的装饰,但它却有一个好听的名字。

红颜。

寓意着,这是为了她。

十年如一日的磨剑,只为了十二年后,她出来以后,可以保护她。

陈玄开始了今天的练剑,当进入状态,陈玄全心全意的注入其中。

归鞘,拔剑,横斩。

在从十二岁那年开始至今,陈玄无数次的重复这个动作。

在这个篮球场大小的昏黄地方,只有陈玄拔剑收剑横斩的呼啸空气声。

直到黄昏落下,皓月当空,陈玄才停止练剑。

从背包里拿出毛巾,轻轻擦拭汗水,用青色布条将长剑重重包裹。

唉~

陈玄长长叹息。

若和人打交道,也可以像练剑一般简单就好了。

那样自己就不会有这么多麻烦了。

不过幸好,明天开始,自己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打扫卫生了,就当是为了那一千块钱。

陈玄背上背包,准备离开,却听见耳畔传来声声旖旎的娇哼,还有那勾动人心弦的喘息声。

陈玄愣在原地片刻,面色苦闷,没当回事,准备继续回家。

这声音,缠绵交错,至少三人。

陈玄能够听得出来,是店里另外三位。

到这个时间了,还在这里,也不知是不是玩得开心了。

陈玄抬起脚,继续向前走,然而,还没走两步,一道尖锐的凄惨的叫声响起,在这小巷中不断回荡,刺耳回荡,颤人心弦。

这是那两名女孩之中一人的叫声。

这天,这夜,似乎更深一些。

一股诡异的气氛笼罩了陈玄。

这一刹那,陈玄仿佛与世隔绝,被孤立在世界之外。

陈玄心中焦急,快步准备离开。

当即将离开小巷口,重新拥抱街道,拥抱光明之时,陈玄却发现,自己无论如何,也离不开这个小巷。

陈玄看着眼前的出口,它被无限拉远,在陈玄永远也够不到的地方。

身后,无尽黑暗吞没了陈玄。

第二道刺耳的叫声回荡着,冲击着陈玄的耳膜,种种怪异,让陈玄心跳加速。

片刻后,耳畔宁静,唯有自己心脏砰砰有力的跳动声。

陈玄咽了一口口水,转身,看着眼前的小巷。

似乎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小巷尽头,传来声响,是一个人踉跄着奔跑的声音,还伴随着他绝望的惊叫。

那西装革履,看起来温文儒雅,长相阳光俊俏的男人,正浑身浴血,跌跌撞撞的向陈玄跑来。

他的眼神剧烈颤动,瞳孔近乎溃散,恐惧已经淹没了他弱小的心灵。

看到陈玄,他就好像见到了期许的光芒,见到了这个世界的光。

“救,救救我——”

男人断断续续的说着,声音颤抖,充满惊恐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勉强的笑容。

他在祈求,祈求陈玄救救他。

陈玄脸色苍白,他本就不知如何和人打交道,正如店长心中所想。

陈玄有着轻微抑郁症以及严重的自闭症。

面对面前向自己跌跌撞撞奔跑而来的男人,陈玄本能的抬起双手,挡在身前,用颤抖的声音开口。

“你,你不要过来啊!”

小巷外,两个人身披黑色斗篷,站在了小巷外。

“我来展开虚无湮域,你进去处理掉这个神秘。”

“交给我吧。”

伴随着她手中的动作,这片小巷被从这个世界隔离开。

无论里面发生了什么,在外面,都无法看见。

另一个男人手中拿着一个约莫至少两米以上的黑匣子,在虚无湮域彻底展开前走了进去。

点燃一根烟,男人狠狠的吸了两口。

“真希望这次能够幸运啊。”

话音刚落,他手中的烟跌落到地上,似乎是没拿稳,下一刻,他的长靴踩在上面,将烟头深深的刻入大地。

……

男人沉默了一瞬。

随后,他不舍的将视线离开已经干瘪的烟头,抬头,冷漠的走向小巷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