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资讯 正文
《时代之下灵魂深处》张旭平 乐乐小说阅读

时间:2022-05-03 06:27:06作者:小林

小说:时代之下灵魂深处

小说:都市

作者:小生文晔

角色:张旭平 乐乐

简介:2012年12月21日,这个沸沸扬扬的所谓末日,真的是末日吗?还是…新时代的开始?每个人的心中,都潜藏着灵魂的力量!

《时代之下灵魂深处》免费阅读

深夜已过四更,只有窗外的大雪簌簌的下着,几只老鸦在枯树间掠过。在这个陈旧的小区里,绝大多数的人都已经进入了甜蜜的梦乡,只有一户人家亮着醒目的黄光。

透过窗户,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人,透过镜片略有吃力的看着一些不知道能否被称为“文字”的符号。

“难道说……”

老人擦了擦他模糊的镜片,充斥血丝的眼睛一瞬间炯炯有神。

“不对…不对不对不对……”

他用苍老的手快速翻着一本厚重的连书页都旧得发黄的书,像着魔了一般。

“精灵,恶魔,新时代,玛雅人,眷属,灵魂,决心,新生………”

他的眼里闪烁着诡异的红色光芒,灯影下,似乎有血色的雾气,弥散在那本古老的书上。

“我明白了!我终于领悟到了玛雅人预言的真谛啊!我将会在新时代的到来之际,获得【新生】!我将会在【新时代】到来之际,屹立在世界的顶点!”

一轮彗星静静在夜空中划过。

夕阳西下,血红的落日把它的余晖洒满在这钢筋水泥的现代森林的每一个缝隙,一个母亲在这里寻找他的孩子。

“乐乐!乐乐!”

这孩子,都放学两个小时了,不知道又去哪野去了,饭都热两回了。

“乐乐!乐乐!”

三个小时过去了,乐乐还是没有半点音讯,一家人的心就这样如同悬在一根线上,从担心到害怕,就好像有一种血脉相连的预感那般。

乐乐可能再也不会回来了。

他们报了警,警察匆匆赶来,立即展开了调查。

一天,三天,五天,七天。

一辆警车疾驰而来,停在了小区楼下。他们接到报案,在这里一户人家传出异常的臭味。

这个味道!尸臭?不好,领队的警察在外面敲了敲门,没有任何回应。

不能再等了,马上破门!

门被撞开了,随着门一起的,还有一股腐败的令人不适的味道。

门内空空如也,只有破旧的家具和陈旧的书架能证明这里有人生活。臭味,就是从那个冰箱里静静地逸散出来。

警察小心翼翼打开冰箱,眼前的一幕令在场的每一个人身上每一根毛发都不由得紧张起来。

那是一个孩子的尸体。

由于冷藏迟迟腐败的尸体,每一处都让人毛骨悚然。

尸体的胸口,有着一个血腥的,被利器贯穿的伤口,法医鉴定,孩子的心脏已经没有了。

杨乐乐,12岁,确认死亡。

这个憔悴的母亲在听说这样的噩耗后,连那一点渺茫的希望也在这一刻破灭了,悲伤冲毁了她最后的理智,一头昏倒在了地上。

而凶手,此刻依然无迹可寻,没有指纹,没有监控,甚至难以给出准确的侧写。

此时在印度,一名不速之客的到来改变了这里。

一位衣冠楚楚的婆罗门祭司正在举行仪式,“噗!”一只粗壮的手臂从他胸口贯穿而出。

突如其来的事变引得一片哗然,两名印度警察手持木棍直奔他两肋打去。

两个木棍就这样如同撞在石头上一般被硬生生折断,而这个黑衣人,仅仅后退了半步。

“这可是你们寻死。”

就在众人的注视下,这个人居然只用了一拳就击碎了一个成年男子的头骨。

黑衣人甩开被“掏心窝子”的祭司,另一只手捏着第二个警察的头,把他拖上了祭坛。

他摘下帽子,他的眼睛只有纯粹的黑色,他用恶魔一样的双眼扫视台下瑟瑟发抖的信徒们。

“我乃彗星之神,罗睺!将会带领你们走进真正的黑暗!从今天开始,我,才是你们唯一的神!”

话音未落,晴朗的午后阳光逐渐隐没,黑暗笼罩了这里。

“跪下!”

信徒们,整整齐齐地跪在了这位“神”的脚下。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恐怖的笑声响彻云霄,从此刻开始,这个只属于他的教派将会成为他最好的助力。

“现在,才刚刚开始。”

“有些爱像断线纸鸢,结局悲余手中…”一个高个子的青年揉了揉眼睛,照了照镜子。

镜子里的他,剑眉烁目一脸的英气,稍微洗了把脸,随手接起电话“喂,李哥,怎么了?”

“旭平,今天我家乐乐2点半放学,下午帮代一下班呗,谢谢谢谢,改天请你吃饭!”

“小事小事,李哥也太客气了,明天周末早点接孩子回去好好休息休息。”刚刚放下电话,这个25岁的年轻交警就走出了房间。

阳光洋洋洒洒的铺满了每一条街道,张旭平觉得暖暖的,还未到下班时间,来往车辆并不多,一丝丝倦意涌了上来。

“小偷!抓小偷!”一个女性的声音如清晨的闹铃一样让他困意顿消,看见那个正在逃跑的人,旭平如箭一样射了出去,他在成为交警之前参过两年军,体格很好。

“还跑?往哪跑!”

三步并作两步,很快就把小偷按在身下,一把夺回女士的钱包。身下的小偷还在支支吾吾的求饶。

小偷还在身下,这时张旭平却觉得胸口一闷,就如同心脏漏跳了两拍一样,眼前的景象模糊了三分。

“谢谢你谢谢你,真是太感谢了。”女士的道谢声,把张旭平从眩晕中拉了回来。

作为一名警察,为人民服务维护正义是他应当做的,这是他所恪守的正义之道。

但他对刚才的恍惚仍旧耿耿于怀,可是接下来的几天,这种情况再没有出现“好嘛,看来是那天没睡好。”

但是周三的那个下午,他的人生在此发生了转折。

张旭平负责的这条街道正邻着一所小学,虽然有六排车道,一到放学时间两边停车就要占三四排,搞得中间格外的拥挤。

这个青年认真地疏导交通,16点30分,随着一曲《献给爱丽丝》,孩子们欢笑着蜂拥而出,一个中年女人发动不了汽车很是急切,旁边围了一众家长,张旭平也走过去察看。

根据“家长委员会”的分析,初步诊断为汽车的电瓶线松动了,需要弄来个扳手拧紧才能发动,张旭平作为交警也不含糊,赶紧帮忙询问有没有带了扳手的家长。

在他产生需要扳手的想法的那一刻,张旭平觉得自己手里握上了什么东西,抬起手一看,手里竟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个亮黄色的扳手,他还以为是哪个家长塞给他的连忙帮女人拧紧电瓶。

女人道谢后开车带着小女儿离开,这时他舒一口气,震惊的发现手里的扳手正在逐渐分解消失,化为黄色的小颗粒钻进他的胸口。

这一刻,他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惊讶与迷惑,在外界看来像脑子出了什么问题一样不停拍摸着自己的胸口。

他迷迷糊糊的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心里还一直怀揣下午奇怪扳手的疑惑,回到自己的单身公寓,做好晚饭。

“沓沓沓”

有人敲响了房门,张旭平走到门边,透过猫眼向外看去,两个陌生的面孔映入眼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