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资讯 正文
《董事长是我的情敌》小说最新章节,罗洁 贾平全文章节阅读

时间:2022-04-28 09:19:42作者:小黑

小说:董事长是我的情敌

小说:都市

作者: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角色:罗洁 贾平

简介:娶个美女老婆难免要担心,她的美貌比她的业务能力更引人注目。她一心想当“大哥”的女人,传出视频和当代“柳下惠”似的董事长有私情,职员不甘心,结果和董事长双双出车祸,死而复生后移魂重生。职员和董事长身体互换,小职员成了董事长,董事长成了小职员。美女老婆却不知情。小职员大权在握,董事长变身职员,两个人会做出哪些令人不解的事情?情敌董事长,又如何撕下“柳下惠”的面纱,转而和风流寡妇谈起了恋爱?两个男人的身份还能再换回来吗?一切竟然是另外一个异度空间,是平行世界里的恩怨,再回来已经物是人非。

《董事长是我的情敌》免费阅读

今天来说个离奇的人生经历,不经历的人,基本上是无法理解这样的事情,经历的人,贾平和罗洁两个人甚至于也无法相信自己的遭遇是否是真实的。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

两个人出了车祸后,双双被送到了医院,现在他们在一个病房并排躺着,睁开眼看到天花板有三个发光的日光灯,刺得人眼眩。透过包扎的绷带,清晰地看到周围身边的人,罗洁咬了咬嘴唇,疼。他还活着。

令人奇怪的是,围着自己的,是贾平的妻子王珊。

“好了好了,你醒过来了。”王珊柔情地望着自己,她替他掖了掖被角,紧紧地握住他的手。

“医生说没什么大碍,亏得都系了安全带,身体骨头都没伤着,只是受了皮外伤。”她满脸憔悴,大约罗洁昏迷期间没有能休息好,看到罗洁醒过来,脸上露出了笑容。

“比罗洁迟了半个钟头。”自己的妻子程丽也过来看自己,她说的话让人不可理解,她看着自己,一副关切的神情。

程丽礼貌性地招呼自己:“董事长,你醒过来了喽。”

罗洁扭过头看向对方,他惊讶地发现,那明明是自己的脸,虽然也绑着绷带,但脸的大部分都露在外面,对方也在看着自己,也是一脸的惊奇。

怪不得妻子程丽照顾对方,明明那个人才是自己。可是自己在这张床上躺着,照顾自己的是贾平的妻子王珊,那么,罗洁猜想,自己现在是贾平。

罗洁动了动脚趾,即使躺在床上,也觉得身体变长了,是什么改变了,是什么?

原来是双方躺在对方的身体里!!!

他们隐隐约约地记得,当时两个人在车里,是罗洁开的车,车子开到光明路大桥上,车子越开越快,忽然两人都看见一个西装革履的年轻人闪现在车子的正前方,车流滚滚,是不应该有行人突然出现在路中央,罗洁在本能的驱动下,急转方向盘,撞到了大桥的桥墩,罗洁觉得自己的头被猛烈地撞击了一下,失去了知觉,车速太快,车子翻了几个跟头 ,倒转过来,在路面滑行了很长一段距离,才停下来。

好在已经过了下班晚高峰,光明路大桥的车子不多,行车司机远远地看见前方发生了车祸,都减速慢慢地停了下来,要不然可能要造成更大的车祸现场。

罗洁和贾平从车里坐起来,两个人都很奇怪,很轻松站到了车外,看到自己的车祸现场。车窗玻璃碎了一地,车头已经瘪了,有零星的汽车部件散落在地面上。

他们互相看了看,明白了,自己从身体里出来了,他们看见自己的身体还在车子里,满脸血迹。

这时那个闪现在车前方的西装革履的人出现了,罗洁想:完蛋了,看来是把他给撞死了,他也来到了这个世界。

那个人浑身发着温润的毫光,好像被一圈光晕包裹着,人在另外的世界竟然会发光!罗洁转头看贾平,贾平也包裹着一层毫光,他自己下意识地伸出手,看到自己的手臂也围绕着一圈温暖明润的光泽。

罗洁伸手去扭那个西装,说:“你他妈的,怎么能在行车道上穿行?你害死自己不说,还害死我们。”

他的手从西装身上穿过去,并不能抓到那个人,扑了个空,罗洁穿过了西装的身体,一个趔趄,站到了西装的另一边。

罗洁挥挥手,继续在西装身上试探,手都从西装的身体穿过,好像穿过空气。

“好了,你省点力气。气性还那么大!”西装轻描淡写地说,“别紧张,你们没那么容易死去,你们的故事还没有结束,我是要送你们回去的。”

听他说话有来头,罗洁说:“你是谁!”

“我是谁?说了你也不知道。”西装说,“天机不可泄露,可你俩都来到这里了,知道一点也有帮助,我是来微调有些人的人生轨迹的。”他从看似空空如也的西装口袋里掏出来个平板电脑一样的东西,也包裹着一层毫光,他在上面鼓捣了几下,把平板电脑样的东西折叠起来又装了进去。

罗洁想天堂也科技大飞跃,和人间一样,也有平板电脑了?

正寻思,西装趁着贾平和罗洁不防备,西装双手一推,把他俩推落下去。

然后,就听到救护车的鸣叫声,有人把他俩从车里拖出来。

“快快,两人都还有呼吸。”朦胧中听到有人说。

这期间,罗洁有时清醒有时昏迷,当有了清醒的意识的时候,已经躺在了普通的病房。

现在他看到的情况,就是这样,罗洁变成了贾平,贾平变成了罗洁。他和自己的情敌,互换了身体。

“我撞死人了没?”罗洁问,但现在开口的是贾平,大概是脸上有伤,说话牵扯到了伤口,还有点疼,罗洁觉得声音怪怪的,那其实是贾平的声音。

他想知道那个西装到底是真实的还是幻觉。

“没有啊,万幸。”贾平的妻子王珊,温柔地看着他说,“真不小心,那么宽的大马路,前面又没有车子,怎么好好地把车开翻过来了?”王珊说着话,还转向贾平,不,转向了罗洁的身体里的贾平。

罗洁张了张贾平的嘴,想说点什么,那个拥有自己身体的贾平,朝他摇摇头,示意他不要多说话。

自己的妻子程丽,正坐在床边看护着贾平,罗洁想,贾平现在大约得偿所愿了。

“天啊,看来死后真的还有个世界。”罗洁最先想到,“那个西装,应该是个天使,一个渎职的天使,他肯定是个粗心大意的天使,怪不得要时刻去微调别人的人生轨迹,他怎么能把我和贾平的身体搞混了。”

本来潜意识里,罗洁也许是想和贾平,这个自己的情敌,同归于尽,但当时确实是为了避让,才发生了车祸。

经历了这些,他忽然觉得死并没有意思,活着才是王道。

贾平这个人,到底年龄大了十几岁,老奸巨猾,能临危不乱,都这样了,还很稳定。

确实,贾平躺在罗洁的身体里,当他认识到渎职的天使搞错了的时候,就躺在床上思考,他和罗洁的人生,该怎么办。

一切都乱套了。

罗洁一步登天,成了董事长贾平!董事长贾平现在成了支行行长罗洁!

故事还得从头说起,先来说说罗洁。

罗洁那年才刚三十岁出头。他是典型的农村乡镇上长大的孩子,举手投足都带有乡下人的特征,打着乡下凤凰男的印记。你别看现在的他,穿西服打着领带,开着豪车,出入各种娱乐场所,完全融入了城市生活,是个城市里的仔,但你跟他说话聊天,只要他尽兴了,他就会把儿时的乡村生活托盘而出,暴露自己农家人的本色。

比如他说知道乡间小道上,到了春天,田埂边会有青草出的嫩芽,拔起来吃有一股子青草的清香味,到了初夏会有红红果实的普烷,吃起来酸酸甜甜。骑在老牛身上,老牛走路的时候,自己的屁股随着老牛的肩胛骨一起一伏。

他说的眉飞色舞:“小时候的事情,有意思多了。”

罗洁并不介意暴露自己的农家人的本色,或者说,他觉得儿时的经历,有几分的美好,因为每次他说起农村故事,都是津津有味,并不会有意隐瞒。

在罗洁的潜意识里,儿时的一切才是真实的,现在在钢筋水泥的城市森林里,一切有一种不真实感,跟儿时比起来,恍如隔世一般。

三十多岁的人,也会回望过去,已经有隔世之感,罗洁比起同龄人,心里的年龄要老成多了。他经常很矛盾,他既喜欢现在日子的富足,也怀念过去日子的简单粗陋。他喜欢别人把他当成城里人,可是骨子里,他的根还是在乡下。他长得帅气高大,所以,即使他骨子里有乡巴佬的根,也不妨碍他成为城里人。

比如自己的妻子,一个原来完全陌生的陌生人,比如自己的儿子罗勇,才刚三岁,是他和妻子程丽造人运动从虚空里拖出来的,这两个跟自己最亲近的人,和他一起在一百三十平的房子里过日子,是他的全部世界,是他奋斗的动力,看起来又熟悉又陌生。

“人生真有意思。”他想。

“人生之中,找到了你,一切变得有意义。”这是一句歌词,他看到妻子,心里不自觉地想起这句歌词。

每次下班回家,看到妻子陪着儿子,晚饭在煤气灶上,还热气腾腾,他都会心里暖洋洋的。但这样的情形,也会让他想起乡镇上自己的父母,他们有一个空荡荡的大院子,院子里还是鸡飞狗跳,还有一种原始的韵味,好像还是过去的样子。

“滚过去,你这只癞皮狗,好狗不挡道。”罗母用脚踢自家的大黄狗,大黄狗躺在院子的中央,挡着罗母扫院子,她并不用力踢,只是吓唬它。

大黄每次看到罗洁,就摇着尾巴,欢天喜地地迎过去,又蹦又跳,舌头舔着罗洁,好像迎接心仪的爱人。

“大黄大黄,粑粑带你去遛弯去喽。”罗洁大声唤着狗,把大黄狗逗得一蹦三跳。

“你把它当儿子,你带回城里去。”罗母并不习惯把狗狗当成孙子,罗洁每次自称是大黄的粑粑,罗母都异常气愤,可罗洁不管这些,时间长了,罗母也没有办法。

“人家城里养狗的,哪个不是当孩子养。妈,你的观念过时了,要改改。”

罗洁会带着儿子过来,指着大黄跟儿子说:“小勇,过来叫哥哥。”儿子罗勇蹒跚着脚步,过去揪大黄的耳朵,他也非常喜欢狗狗。

“这可不是骂人,自己骂自己嘛,狗成了你的大儿子了,哎。”

“过去人家骂人狗日的,现在都当狗爸狗娘了。”罗母噗嗤笑出声来。

“你现在可是大黄奶奶!”罗洁并没有get到这其中的笑点。

罗洁就喜欢过去,一来看望父母,二来到这来找到儿时的感觉,滋养一下自己奔波生活劳累的心。老房子里聚集了人气,甚至于剥落的石灰墙,桌面上裂开的缝,板凳椅子缺失的一块漆,不完美,却到处是他儿时的味道,给他安全感,只要来到这里,罗洁就忘了职场激烈的竞争,工作巨大的压力,他好比找到了一个硬壳,他可以躲进去,完全赤裸自己也很安全。

程丽是个晚熟的美人,结婚后,她越来越美。结婚前,程丽还像没有发育好,脸色卡黄卡皇的,身材虽然苗条,但总有些不足,一阵风都能吹走似的,她扎着马尾辫,刘海齐眉,总感觉要遮住脸,藏着少女的娇羞,围着她转的众多的求婚者,并没有上乘之人,因为所在阶层的限制,官二代富二代啥的,程丽还没有来得及遇到,就被好心人介绍给罗洁。

之所以看上了罗洁,无非是觉得罗洁和她一样都是金融工作者,银行单位还是很受欢迎的,即使是地方性的金融机构,也是捧着金饭碗。跟金钱打交道,金钱总少不了。两个人都捧金饭碗,更是锦上添花。

当然,关键是罗洁一表人才,跟身边那些个不入流的追求者比起来,罗洁要出色得多。别的追求者,要么工作单位好,可是人不怎么样,要么人帅气,可工作单位又不怎么样,好歹罗洁人帅气,单位和自己是一个单位的,都知根知底,介绍人一搭线,两人都看上眼。

罗洁觉得程丽那时还不算是个美人,顶多是长相不赖,能带出去长脸。凭良心说,那时程丽也看不出有多美,扔在人堆里,真算不上拔尖。

要说爱情,罗洁没有不切实际的幻想,找个女人结婚,找个自己中意的女人结婚,差不多就算是爱情吧。程丽符合自己结婚的对象的各种条件,那自己对她就是爱情。他是男人,男人娶妻生子,自然要养家糊口,护她娘俩周全,罗洁对程丽很尽心尽力。

程丽对罗洁有没有爱情的幻想,只有程丽自己心里明白。罗洁是个直率的男人,不太懂得浪漫。

每逢生日、情人节、结婚纪念日啥的,罗洁绝大多数是会忘记了日期。

“花?” 结婚纪念日的时候,程丽对刚进家门空着两只手的罗洁说。

罗洁懵,满脑子开始寻摸着今天是什么日子。

“不是情人节,不是生日,”他用排除法,“三八也不是,”他仍然拍着自己的脑袋。

“哦,结婚纪念日!”他走过去,看到餐桌摆满了丰盛的佳肴,“嗨,要什么花,多俗气!我表达下实惠的。”

他给她微信转账520,算是弥补。

“也许男人都是这个样子吧。”程丽不无遗憾地想。

结婚后,程丽变化大了,人家说女大十八变,程丽是结婚后突变,她越来越美,脸上有了肉肉,变得丰腴,皮肤也变得白皙,看起来非但不是胖,反而是珠圆玉润,加上结婚了,说话也不像少女那么腼腆,打扮上也精致了,她烫了卷发,在脑后好似随意一卷,其实颇为用心,衬托着圆润的脸颊,白白嫩嫩的,像是通红的苹果,通身上下散发着撩人的美女气韵。

果然人家说的对,女人结婚变美是有道理的,有了男人的滋养,少妇比起少女,更有气韵。

罗洁觉得是他的功劳,但他得意之余,更多了些担心。

他的担心不是多余的。

程丽越来越是个美人胚子,打她主意的人越来越多。

因为银行里有回避制度,避免亲人之间在一起工作,相互作弊,造成资金的流失,所以罗洁和程丽不能在一个支行上班。

为了照顾妻子,程丽在城北支行上班,回家方便,罗洁选择在偏远的郊区支行上班。

罗洁觉得程丽的那些男同事,在妻子面前,都流着哈喇子。

有人就在程丽面前说些荤段子逗乐,问题说大不大,毕竟算不上是调戏,结婚过的女人,听几句荤段子也不算是冒犯,但你要是深究其中的意思,男人那是撩她,程丽若是听进去,被撩动了,眼睛流露一点暧昧的神色,那说段子就管用,就可以再前进一步,所以给女人说荤段子的男人,其实都没安什么好心。

“天冷了,有人给暖被窝吗?”男同事嬉皮笑脸地对程丽说。

“我家罗洁自然是热水壶哦。”程丽把罗洁拿出来说,提醒别人自己是已婚女人,名花有主。

“罗洁不值夜班?值夜班就没人搂着暖被窝了哦。我帮你买个电暖宝吧。你搂着电暖宝的时候想着我就是了。”

“滚你的吧,你操心操到外国去了。”程丽说,一阵嘻嘻哈哈的笑,大家都知道是调笑,没人在意。

有一天罗洁有事提前下了班,开着车顺路到城北支行接她下班回家,平时妻子不用接,支行门前就有公交车站台,她自己坐公交车回家,偶尔蹭同事车子。

他到了支行门口,没有下车,停车等着,想给程丽一个惊喜。

银行的大门已经锁上了,程丽从银行的后门出来,一起出来的还有支行行长管明、支行信贷员刘世凡。

没有人注意到罗洁,放下来一天的紧张工作,大家都很放松,支行行长想借机表达下亲近下属的接地气作风,嬉笑着说着:“程丽,说个谜语给你猜,猜对了我请你们吃饭,猜不对你请我们吃饭。”

程丽说:“好啊,猜谜语我最在行了。字谜还是物谜?”

刘世凡说:“行长要请吃饭喽!”

“算是人体器官吧。”管明一边说,一边笑,一边跟刘世凡挤眼睛。

“这个不难,三岁的小孩都能猜得出。”程丽说,她伸出自己的手,又朝管明上下打量一下,言下之意,无非是手足鼻子眼睛之类的吧。

“有一个器官,不是人人都有,我身上有!刘世凡身上也有! ”然后意味深长地说:“你身上有时有,有时没有。”

“管行长多高明。”刘世凡奉承地说,想着这个谜语背后的“有时有,有事没有”,脸色笑得色色的,“这个谜语有意思啊。”

两个男人哈哈大笑,随后跟着出来的柜员老王,也是女同志,年龄大些,冲着他俩呸了一口,说:“行长也没有个行长的样子。”

刘世凡说:“就老王你正经!食色性也!”刘世凡对有关情色的成语能出口就来。

程丽心里早明白了,口里说不出来,刘世凡说:“程丽要请客了啊。”

管明走在程丽的身后,程丽的后脊梁有一个轻微的完美的小弧度,头发在脖颈后,衬着雪白的脖颈,非常性感,他抬着手,憋着笑,乘机拍了拍程丽的后背,说:“别怕,猜出来就说,真猜不出来,还是我请。”

“吃饭后掏出来给程丽看看!是不是这回事!”刘世凡不放过这样放肆的时机,把这次的荤段子推进了一下。

这时候罗洁忽然从车里冲出来,把大家都吓一跳,罗洁的脸紫胀着,强压怒火,一言不发,拖起自己的老婆,塞进车里,扬长而去,把管明和刘世凡丢在门口,半天不得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