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资讯 正文
吴羽 猪八戒《鸟系统让校花成了我迷妹》小说全文阅读

时间:2022-04-27 22:27:51作者:小黑

小说:鸟系统让校花成了我迷妹

小说:都市

作者:情砖汉瓦

角色:吴羽 猪八戒

简介:【单女主】【系统+科幻探秘元宇宙】【反谍+反腐】一觉醒来,居然听懂了鸟语,吴羽天有点懵,更震撼的是门外草地里居然躺着校花田乃桃……“同学你好,听说你跟校花田乃桃同桌?”“没错!”“同学,请问田乃桃是单身吗?”“是啊!”“同学,告诉你一个好消息,田乃桃已经答应我的表白了。”“恭喜你!”家族企业陷入绝境,表白成功的吴羽天刚答应卖掉豪宅雪中送炭,却被警员带走。

《鸟系统让校花成了我迷妹》免费阅读

吴羽天被耳边一阵嘈杂的鸟叫声吵醒,睁开惺忪的睡眼,揉了揉眼眶,窗外光线很强烈,吴羽天迅速眯了一下眼睛,坐起身来。

好不容易等到周六,睡个懒觉容易吗?

鸟们七嘴八舌的讨论着一个人类,是死是活,争论不休。

扫了一眼枕头边的手机,想起昨晚上王者排位赛的三连跪,真想砸了它,实在太他么卡了。

下地往门口走去,打开房门,十几米远处的树上几只麻雀叽叽喳喳个不停,在枝头欢快跳跃,看来这个所谓的人类,给它们增加了不少谈资。

自己住的三间砖瓦房与大路有一段距离,独自守着村尾,屋后几百米是茂密的森林,有人在森林边缘弄了几个草莓园。

平时这里几乎没什么人,周末来采摘草莓的人倒不少。

吴羽天是一个留守少年,爷爷拾荒出去还没有回来。

喜欢周五周六晚上打游戏,白天睡觉,倒不是因为游戏网瘾晚期,而是每次看到经过家门口,那些携家带口,团圆幸福的人们,心里那个羡慕嫉妒恨……

每次家长会,小天都是最紧张的那个人,没有之一。

双休日靠白天睡觉来逃避和麻木自己,渐渐走在迷失自我的边缘。

爷爷嘴皮子磨破,劝说小天搞学习,效果并不理想。

今天星期六,应该是草莓园的顾客走错了路吧,迷路的人往常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门口右边是一块菜地,爷爷收拾出来自己种点蔬菜自给自足,左边是几棵梧桐树,树下空地上野草长势不错,已有十厘米高,晨风吹过,绿浪阵阵。

抬头看着三只麻雀,纳闷为何今天能听懂鸟语。一只麻雀往前跳上一根嫩枝,提醒同伴有人类出来了,都闭嘴。

另外一只尾巴白毛偏多的麻雀不满的嘟哝,懒惰的人类总算起来了,太阳都晒屁股才起床。

吴羽天被麻雀嘲笑,俯身捡起一个小土块,朝那只白尾麻雀砸去。

麻雀们早看到人类的动作,在土块飞来之际,扑扇着翅膀飞到了天上,嘴巴还是不消停。

“可恶,人类,来打我呀,蠢货,气死你,打不着吧,气死你!”

吴羽天被麻雀气得四处找可以攻击麻雀的武器,石块绝对可以,树枝也凑合,实在不行,爷爷的塑料瓶子应该能吓唬吓唬它们。

追了几步,灌木丛篱笆边露出的一截雪白大腿,让吴羽天吃了一惊。

鸟们说的居然是真的,还真有一个人躺在那里。

扫视一圈,除了自己和躺着的陌生人,周围并没有其他人,爷爷得晚上才回来。

屏息弯腰靠近,倒在草丛里的竟然是一个女孩子。

浑圆的玉腿,咋一看跟妲己的很像,吴羽天想起昨晚最后一局,在自家水晶边上,被妲己一个爱心套餐甜晕,送给对方一个三杀,也送给自己三连跪。

目光顺着玉腿上移,黑色毛边破洞牛仔短裤包裹着翘臀,白色T恤上面满是灌木枝条刮擦印记,马尾散乱,遮盖了容颜。

披头散发,面无血色的样子吓到了吴羽天。

浑圆的玉腿满是枝条荆棘的刮痕,像是红笔在一张白纸上胡乱画下好多笔。

大腿上一个显眼的纹身,看起来像是某种神秘的图腾,透着诡异。

那些鸟们七嘴八舌的话,当时听完没有往心里去,没想到千真万确发生在眼前。

她到底是什么人,是死是活,记得有一只大嘴巴麻雀说她已经倒在这里一晚上了。

手机还在充电,没带出来,先看看是不是还活着吧。

弯腰伸着轻微颤抖的手指,试探鼻息,十分微弱,手指下移触摸到女生脖颈动脉处,总算试探到了亿点点脉动。

松了一口气的吴羽天,一不留神就看到了不该看的隆起部位,热血上涌,鼻血快要流出,赶紧溜回房间擦拭,紧接着拨打了电话。

爷爷外出,附近无人,不想因为这个女孩子出事惹出麻烦。

趁着等救护车和医生的功夫,吴羽天四处寻找了起来。

女生鞋子少了一只,吴羽天找了好一会才找到。

鞋底满是黑泥,看这架势,是从几里地之外的地方跑过来的,只有那个特殊地域才有她脚底那种黑泥。

三只麻雀飞走后,安静了不少,公路上救护车急促驶来,吴羽天急忙跑了几步,朝医生们挥手。

刺耳得刹车声停止,他们迅速下车带着器械来到了女孩子身边。简单观察后连忙将她送医救治,当然吴羽天也被一起拉走了。

急救室医生们有序忙碌不停,护士拿着单子递给吴羽天:“你是病人家属吗?请签个字,把费用交了。”

我不是,我没有,不是我,否认三连后护士找到女孩子随身小包,里面有百来块零钱,没有身份证,能识别身份的只有个学校的名牌,另外还有张名片不知道能不能用?

有些不耐烦的护士看着吴羽天后面的长队:“你们是什么关系,知道她家属联系方式吗?”

初次见面,连名字都不知道,鬼晓得她家属联系方式。

看着吴羽天除了摇头,毛线用处没有,不会是玩了人家女孩子,玩大发后送来救治,现在却不肯承担责任的混混吧?

又是一个披着校服的色狼,护士狠狠白了一眼吴羽天。

一脸嫌弃的样子,让吴羽天皱了一下眉,心里堵得慌。

吴羽天身后等着缴费问医的人急了,不停催促快点,护士脸色不好看,现在吴羽天还真的欠了她医药费!

“赶紧赶紧跟这个人联系一下,等会再告诉我,去旁边等着。”将女孩名牌和名片往吴羽天手里一塞,往旁边一推,下一个……

玛德,什么态度啊!吴羽天用力握着手里的东西,连退两步才站稳。

瞧瞧你,瞧瞧看,小天,你自己好心好意惹出来的事情!

我特么懒得理你了,吴羽天正想往地上摔,扫了一眼校牌,那个名字怎么有点眼熟!

田乃桃?!盯着仔细翻看几遍,校牌跟自己的一模一样,假不了,直呼不可思议。

这不是自己学校的校花吗?时常听人说起,YY的人不在少数,每次出操都会引发轻微混乱,食堂打饭的大叔阿姨们总是给她多加几块肉,福利好得没话说。

自己跟她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人家白富美,自己高穷帅。远远看见了,自动贴墙根或绕道走。

想起草地里看到她的纹身,顿时将她划入私生活混乱的组群。

这个时候怎么没看到她身边那些个甩不掉的苍蝇们了?

除了长得漂亮一无是处。

那个医药费好像要一两千,我去,我上哪里搞那么多钱。

伸手掏出裤兜里的零钞,只有十二块,差得就离谱。

先打个电话再说。

名片上的人神龙集团公司董事长田神龙,不会是她爹吧?

嘟嘟嘟,电话铃响了起码有两分半钟,正在想招应付护士的吴羽天,没有留意到电话已经接通,只不过对方一直没有说话。

“卧槽,电话不接,我上哪里搞钱,只能三十六计,走为上策了!”

一个充满磁性的男低音吓得吴羽天把持不住手机:“你好,哪位?”

吴羽天结结巴巴地将事情大致说了之后,对方让吴羽天待在八院别动,他马上到。

出门忙乎到现在滴水未沾,角落里有个饮水机,吴羽天看到护士没空理他,径直打了杯水,找了个位子坐下等候。

喝完水,喉咙滋润了几分,这个时候大厅入口涌来一大帮子人,将大厅塞得满满当当。

护士抬头看到这么多人,脸色暗沉了很多,今天是怎么了,要忙死老娘的节奏吗?

没好气得下一位之际,院长和主任已经笑着热情迎了上去。

赶紧整理一下自己的着装,换上了职业笑容,护士手里动作没停,耳朵已经开始关注领导们那边的交谈。

一个穿着POLO衫,脚穿运动鞋的微胖男人,摘下帽子,在众人簇拥下直扑过来。

与该男子握手后,院长主任边走边介绍着田乃桃的最新情况,已站在护士站门口。

看样子像是刚从高尔夫球场赶过来,护士嘀咕道,田乃桃?刚才那个男生呢?

“小姚,送田小姐过来的人呢?单子在哪里?”主任趋前一步,来到护士跟前。

“周主任,他在那里!”护士慌得一批,不过这个穿校服的帅哥识别度很高,人群里一下子就找到了。

大队人马进来,吴羽天早就注意到了,看着自己被集火,连忙起身,还没来得及说话,手里的东西已被人一把夺走,胳膊生疼,已被人拽到了领导们跟前。

“放手!你们干什么!”吴羽天忍无可忍,有钱有势了不起?

反抗了几下,这家伙膀大腰圆跟猪八戒出肉装似的,根本打不动。

一个保镖模样的壮汉看到主子嗯了一声,放开了吴羽天。

“这位同学,不好意思,小女失踪,我们找了一个晚上,十分着急,刚才不知轻重,抱歉了!我是跟你通过电话的田神龙。”

“小子,这是我们董事长,等会你待着别动,我们还有事要问你。”保镖在田神功和吴羽天之间频繁切换着脸谱。

院长主任见到这里事情告一段落,前面带路领着田神龙往监护室走去。

早已有人交了费用,吴羽天被人带到楼道口仔细询问了一遍,留下了联系方式和地址。

田神龙跟院长主任沟通伤情之际,已在琢磨吴羽天的身份,女儿为何会在郊区出现等疑惑。

惦记女儿身体的家伙们非常多,这两年不开眼的东西不知道教训了多少个,这个吴羽天第一次听说,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吧?

医生检查完田乃桃的身体,处女膜完好无损,身体没有受到太大伤害,只有虚脱、偏食和睡眠不足这样的小问题。

不幸中的万幸,女儿平安回来,田神龙脸上恢复了笑容。

田董孩子完成基本救治,在SVIP房间安心休息几天就可以出院,院长主任客气一番离开了病房。

公司有急事需要处理,田董握着女儿的手,亲昵得贴到脸上,好多年没有这样亲密接触了啊!

平时女儿哪里肯让自己这样触碰她。

校花母亲没多久赶到病房,推开病房看到这一幕,心里一暖,悄悄拍了拍田董,后者不舍地轻轻离开,将女儿交给了她妈妈。

田乃桃母亲显然已有人专门汇报过女儿的事情,田董出去后,女儿为什么会出现在吴羽天家附近,这是她关心的主要问题,还有没有下一次?

吴羽天再次将救人经过完整告知校花母亲,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田乃桃母亲看着穿着校服人畜无害,帅气斯文的吴羽天,虽然还有疑虑,但人家已经将女儿送医救治,现在已安然无恙,客气感谢了一番。

吴羽天看到夫人掏出大把百元大钞递给自己,连忙拒绝,离开医院回了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