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资讯 正文
激扬的煤海青春岁月李强 小慧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时间:2022-04-21 19:37:59作者:小许

小说:激扬的煤海青春岁月

小说:都市

作者:武道馆的自投罗网

角色:李强 小慧

简介:90年代,出生在偏僻小山村的李强,大学毕业后,通过统一分配到了一座生产中的煤矿,经过一个月的岗前培训,被分配到了煤矿的综掘队担任技术员,同时参加岗前培训的还有10多名大学生,被分配到了煤矿的各个工作岗位。农村出身的李强性格直爽,意志坚定,抵制住了煤矿上的各种不良风气的侵蚀,始终坚守自己的本心,在各种不公正待遇、各种刁难面前没有屈服,并通过自身的努力和正直的老矿长帮助下,从普普通通的技术员成长为了煤矿的矿长,并收获了真挚的爱情。分配到煤矿其他岗位的大学生们,各有各的故事,各有各的经历,通过李强的视角展现了他们所经历的一切,有的通过逢迎拍马步步高升、有的通过和领导攀亲一步登天、有的默默无闻原地踏步、有的直接牺牲在岗位。

《激扬的煤海青春岁月》免费阅读

公交车缓缓地停下,李强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睛,在售票员的催促下扛着行李下了车。

映入眼帘的是一栋栋高层的楼房,楼房中间是宽阔、干净的水泥路,路两边郁郁葱葱的大树遮天蔽日。

这里是煤矿吗?和想象中黑乎乎的景象完全不同,似乎和学校的环境有点相像。

李强心中暗暗高兴,对来报到的煤矿第一印象挺好,这是个好兆头,原本忐忑的心情也放松下来了。

李强把行李依靠着身体放到了地上,从挎包里取出了派遣通知单,仔细看着上面的报到地址:黄源矿务局劳资处。

“同志,请问一下,这里是黄源矿务局吗?”李强拦住了一名路过的年轻人,用带口音的普通话问道。

年轻人停下了脚步,上下打量了一下李强,用手指了指前方大约100米远的门楼,没有说话,扭头就走了。

李强撇了撇嘴,心中想,这里的人都这么牛吗?问个路都爱答不理的。来报到前,村里有在煤矿上班的人嘱咐过他,煤矿上的人都很牛气的,让他提前有个准备。

李强扛起了行李顺着年轻人指点的方向走去,经过挂着黄源矿务局大牌的门楼,走到了一栋8层高的大楼前,大楼大门的两侧挂满了各式各样的牌子,这里就是矿务局的办公大楼了。

李强一手拿着派遣单,一手扶着肩上的行李,在办公楼门口迟疑着要不要再问问劳资处在哪里?左右环顾了一下,心一横,大不了我一层层找就好了,不问了,迈步就要进入办公楼。

“小伙子,等一下,到这里来登记一下,你这么横冲直撞地要去炸碉堡吗?”办公楼内的一位老大爷拦住了李强,笑呵呵地说道。

“大爷,我是来报到的,要到劳资处去。”李强放下行李,客气地说道。

“是刚分配的大学生吧?来,到这里登记一下,这是规定,哪有你这样问都不问就往里面闯的,这里可是机关重地啊。”大爷指着窗台上的登记本说道。

李豪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拿起笔认真地填写着,填完后,扛起行李就要走。

“等等,你这个小伙子还是个急脾气,就是急着去炸碉堡,也得知道碉堡在哪里吧?”

李强尴尬地笑了笑,停下了脚步,等着大爷继续说。

“你的“炸药包”我得暂时没收,办公楼正在搞文明卫生标准化,你的“炸药包”不能带进去,我先替你保管着,等你出来时再还给你。”老大爷和蔼地说,“劳资处在6楼,629房间,记住了?”

李强把行李放下来,靠到了老大爷指着的房间墙壁上,红着脸说:“谢谢大爷。”

“读书把脑子都读糊涂了吧,也不问问劳资处在哪里?你一层层找呀?真是个倔小子。呵呵。”老大爷拍了拍李强的肩膀,笑着责备道。

629房间门口,李强紧张地望着里面,一名穿着时髦的女孩正笑容满面地在打电话。

“王姐,您那身衣服到底是在哪里买的呀?您就告诉我吧,我真的很喜欢,我找了好长时间了都没有找到。”

“我哪有您的衣服多呀,我才几身,再说了,我的那些衣服早就过时了,您那么时髦,就帮帮我吧。”

……

李强局促地站在门口,想进去又不敢,低头看了看身上已经洗得发白的运动服。

这身运动服还是上大学时参加比赛赢得的奖品,已经跟随了他3年了,这是他最好的衣服了。

李强无奈地站在629房间的门口,等着女孩打完电话。

一名夹着手包的,头发打着摩斯的中年人走到了629房间门口,看了一眼李强,用手敲了敲开着的门。

“王姐,先不跟您说了啊。我这里有事,等我忙完了,我再给您打过去啊。拜拜。”女孩说完扣了电话。

“小慧,忙完了吧?”中年人脸上堆着笑问道。

“张叔啊,您怎么来了,快进来。”女孩站起身笑着说道。

李强正准备也跟着进去,女孩看了他一眼,说:“你先在门口等一会,我一会叫你。”

李强愣住了,只好转身又退到了门口。

中年人从手包中拿出了一个信封放到了女孩的桌前,用手指点了点。

“小慧啊,我的孩子今年大专毕业了,已经在你这里报到了,你可得帮帮忙找个好单位啊,我就这一个孩子。”中年人轻声说道。

“张叔啊,今年局里已经下了文件,所有报到的大学生必须服从统一分配,我也不好办呀。”女孩说完,起身关上了办公室的门。

大约20分钟后,中年人推开门从办公室走了出来,脸上的笑容很是灿烂。

“你是来报到的吧?进来吧。”女孩的声音从办公室内传出来。

李强弯着腰在办公桌上机械地填写着女孩扔过来的各种表格,头上的汗不住地往下流,女孩身上好像花香的香水味不断地窜入他的鼻子,头有点晕乎乎的。

中年人刚才放在桌上的信封已经不见了。

“今天天气也不是很热,你怎么一直出汗呀?”女孩看着满头大汗的李强,好奇地问道。

“我,我爱出汗。”李强抬起胳膊用袖子擦了一下额头的汗水。

“你去外面的盥洗间洗一把脸吧,你这样填下去,把表格全都弄湿了。”

李强点了点头,逃也似的冲出了办公室。

水龙头流出的冰凉的水扑到脸上,李强用力吸了一口气,甩了甩晕乎乎的头,鼻子里似乎还有那股花香的气味。

李强在大学里学的是采矿工程专业,纯粹的光棍班,由于经济拮据和自身的腼腆,他几乎没有和女生打过交道。

“你的字写得很好呀,是不是专门练过字?”女孩检查着表格,随意地问道。

“没有,从来没有练过,就是没事的时候,自己喜欢瞎写着玩。”李强努力用标准的普通话回答道。

“这是你的报到证,你拿着这个去燕子沟煤矿报到吧,具体的岗位由煤矿自行安排。正式上岗前,你们会进行岗前培训的,具体的食宿他们会给安排的。”女孩将报到证递给了李强。

李强拿着报到证晕乎乎地来到了办公楼一楼老大爷的房间。

“来,让我看看你的报到证,看看你分到了哪个矿了?”老大爷依旧笑眯眯地,伸出手接过了李强递过来的报到证。

“燕子沟煤矿?我就是这个煤矿的人,在井下干了差不多30年了,我的儿子现在也在那儿的掘进队。”老人用复杂的目光看着李强,“那里的生产条件可不是太好呀,效益也不好,是矿务局最差的煤矿。”

“这是劳资处分配的,我又没得挑,听天由命吧,都是煤矿,到哪里也一样。”李强无所谓地说道。

“燕子沟已经好久没有分过大学生了,好像都不愿意去。你来报到之前,就没有打听一下矿务局各个煤矿的情况吗?”

李强摇了摇头。

“你报到时,是不是也没有拿信封?”老大爷忽然问道。

“信封?没有,我看之前进去的一个人拿着信封,那是推荐信吗?是学校老师给写的吗?我们老师没有提到过这个。”李强有点纳闷地问道。

“推荐信?呵呵,也算是吧!分到了燕子沟也好,那里正需要你们这些有文化的年轻人呢,好好干,争取让燕子沟变个样,让我们燕子沟人也扬眉吐气一把。”老人意味深长地笑着说道。

“既然来到了煤矿,就一定要干好,要不这四年的大学不白念了吗?煤矿的环境这么好,比我们村强多了,就像城市似的,这里就是我的第二故乡,我不努力都不行呀。”李强发自肺腑地说道。

“好样的,小伙子,我看好你。是金子在哪里都会发光的,我可等着燕子沟变样的那一天呢啊!我姓高,我儿子叫高顺利,在掘进队工作,你以后肯定会认识的。努力吧!”老人笑得很开心。

“拿上你的“炸药包”去报到吧,有机会了到我家里来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