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资讯 正文
陈遥 徐泰《鉴宝金瞳》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时间:2022-04-20 15:17:15作者:小夏

小说:鉴宝金瞳

小说:都市

作者:将军怒

角色:陈遥 徐泰

简介:陈遥本是普通一屌丝,父亲病重住院,为筹集医药费,将爷爷留下的鸾佩拿去拍卖,却被人骗钱。无奈之下只好去古董店,得知不值钱后,心生绝望,不慎失手打碎鸾佩,却因祸得福获得鉴宝能力,从此人生发生巨大转折。天下万物皆可鉴定,修复古董无人能及,成为世界闻名的鉴宝之神。

《鉴宝金瞳》免费阅读

秋冬之际。

天气阴沉,寒风萧瑟。

陈遥揣着一块玉佩,走进古玩市场门口。

找了一家看起来比较大的古董店走了进去。

见一微胖中年人正坐在茶台前玩手机,小心翼翼问道:“老板,我想卖个玉佩,你这收吗?”

“拿来我看看。”中年人翻了翻眼白,放下手机招了招手。

陈遥心里一喜,快步上前,把紧握在掌心的玉佩递到中年人手上。

中年人看了几眼,直摇头把玉佩送回陈遥手里:“这根本连玉都算不上,玉髓也就是玛瑙做的,工艺粗糙,学徒练手之物,不值钱。”

“不可能啊!”

陈遥表情一愣,连忙说道:“我拿到拍卖公司鉴定过,他们说是老和田玉,还收了我五千的手续费!”

“结果呢?”中年人不由摇头。

“说是太贵重,没人买得起就流拍了。”陈遥一五一十答道。

闻言,中年人露出讥笑之色:“也就骗骗你这种愣头青。”

“整个兴原市,古玉这块我徐泰认第二,没人敢认第一。”

“我说不值钱就不值钱。”

“老板,你再好好看看吧,或许您看走眼了呢?”

陈遥脸上露出哀求之色。

对于他来说,这是最后的希望了……

父亲二阶糖尿病,每天靠注射胰岛素活着。

最近又引起心脏两坚半并发症,光是手术费、住院费就是个天文数字。

这几年,家里的积蓄早已消耗光,亲戚朋友更是借了个遍。

为了替父亲治病,陈遥才动起这块玉佩的心思。

当年,爷爷临终时,曾拉着他手说,万不得已之时,这块玉佩可以救命。

这便是他现在唯一的希望。

“我没空跟你啰嗦,赶紧走别耽误我做生意。”徐泰脸上露出不耐烦之色。

身为兴源市古玩协会荣誉顾问,每天慕名而来求他鉴定古玉的人不计其数,陈遥这样的他见多了。

拿着垃圾当宝。

早已烦不胜烦。

“老板,求求你再看看!”陈遥脸上露出倔强之色。

他不信爷爷会骗自己。

或许,徐泰真的看走了眼。

“你这乡巴佬怎么这么烦?我马上有客人要来,耽误我大事我对你不客气,赶紧滚!”徐泰见陈遥不依不饶,起身拽着他胳膊便朝外拉。

他跟一位大人物约好了,人马上就到。

要是让陈遥在这胡搅蛮缠,影响了那位的心情,他可担当不起。

啪!

陈遥下意识想要挣开徐泰的手,却不料用力过猛,玉佩脱手而出,划出一道弧线落在地上。

啪!

玉佩就这么摔成了两瓣!

陈遥脸色煞白。

连忙冲到碎裂的玉佩前,跪倒在地,把碎玉佩捧在手心。

“这可是你自己打碎的,跟我没有半点关系!”

徐泰见状,连忙打开手机录像叫道。

他生怕陈遥故意摔碎玉佩,趁机讹他。

陈遥此刻哪还有工夫理他,头脑一片空白。

这块鸾佩是爷爷留下的唯一遗物。

他视之如命。

若不是为了救老爸,绝不会拿出来卖。

如今碎了,这仅剩的希望也随之破灭,一时间面如死灰,眼中充满着绝望。

紧紧把玉佩攥在手心。

却不知用力过猛,连如刀片般锋利的断口划破手掌都浑然不觉。

只觉一股灼热的气息,从掌心涌入,瞬间流遍全身。

跟烈焰燃烧一般。

顿时,陈遥全身大汗淋漓,脸色迅速涨成猪肝,全身颤抖。

下一刻,陈遥眼前出现了一只通体火红的凤凰图案,然后眼睛一片血红。

足足五秒后,这片血红才慢慢散去,视线重新恢复。

“小子,你别装模作样,我全程录像了,敢讹我我立刻报警抓你!”徐泰见陈遥表现的太过夸张,越发觉得他是故意摔碎玉佩。

听到声音,陈遥瞳孔中红光一闪而逝,想要回头解释,

眼神扫到身边博古架上的瓷碗。

“元代龙泉窑豆青釉瓷碗,有冲一道,价值五百元。”一个清晰的声音顿时在陈遥脑海中响起。

随后,便是一段不急不慢的来历介绍。

这突如其来的声音,让陈遥浑身一震,眼中难以置信之色。

我怎么会懂这些东西?

难道是幻觉?

陈遥对古董一窍不通,脑海里出现的很多词汇,他都非常陌生,根本不知所义。

不信邪的他,连忙又把目光转向了其他东西。

“仿清晚期雕漆螺钿百宝盒,现代工艺品,无历史价值。”

“嘉定派山水竹雕,仿明清工艺,现代工艺品,无历史价值。”

顿时,又有两个截然不同的声音出现,随后便是大断如何鉴别仿品的窍门和知识。

听的陈遥目瞪口呆。

整整愣了足足近一分钟,才回过神来。

不是幻觉。

是真的!

爷爷留下的玉佩,竟然让我有了鉴定古董真假的能力。

发了!

我要人发了!

陈遥激动的手足发颤,纵然他以前对古董一窍不通,但看过电视上的那些节目,也让他瞬间意识到这能力有多逆天。

从此以后,他不再是一无所有混吃等死的穷屌丝。

老爸的病有钱治了。

爷爷果然没骗我,万不得已之时,这块玉佩可以救命。

“徐老板,这是怎么了?”

就在这时,门口传来清脆如百灵啼鸣般的声音传来。

一个身材高挑,黑发如瀑的美女,背着LV限量版包包走进店中。

脸上淡施粉黛,五官完美无瑕,巧夺天工。

浑身散发着一股高贵、优雅的气质。

听到美女声音,徐泰连忙关上手机,面露谄媚迎到门口:“顾小姐,您先请进来稍坐一会,我马上派人把这个无赖赶走。”

这美女,正是他等的贵宾顾家大小姐顾心仪。

话音刚落,顾心仪的眼神,便落在陈遥手中沾血的碎裂鸾佩上。

秀眉轻轻颦起,没理徐泰,走到陈遥面前蹲下来问道:“你这块玉佩是哪来的?”

“我爷爷留下的遗物……”陈遥这时,心情已经慢慢平息,随口答道。

然后收起玉佩,便准备起身离开。

“你爷爷,是不是叫陈先平?”顾心仪急忙问道。

陈遥面露惊讶之色:“你认识我爷爷?”

顾心仪没说话,而是从随身包包里,小心翼翼拿出一块玉佩。

材质跟陈遥那块,竟然一模一样,上面雕的也是鸾鸟,只不过鸟头的方向不同。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你先等我一会,我跟徐老板买样东西,然后再找地方跟你详说……”顾心仪不理陈遥震惊,收起玉佩说道。

说完,走到眉心皱成川字的徐泰面前,问道:“徐老板,我要的东西你找到了吗?”

“找……找到了,顾小姐稍等。”徐泰回过神来,连忙返回内室。

很快,便捧了副卷轴出来。

小心翼翼送到顾心仪面前说道:“顾小姐,这副《松石图》是明代八大山人朱耷亲笔,我费尽心精才找到的,完全符合您的要求,您过目。”

“你的眼光我放心,我对这个也不懂,多少钱?”顾心仪落落大方说道。

“三百万。”

“行,刷卡吧。”顾心仪连眼都不眨一下,便拿出银行卡递了过去。

就在这时,一阵声音突然响起。

“等等,这副《松石图》是赝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