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资讯 正文
乔倩 阮盼盼小说《重返十八岁之掘金笔记》全文免费阅读

时间:2022-04-17 06:04:03作者:小夏

小说:重返十八岁之掘金笔记

小说:都市

作者:寂静山雨

角色:乔倩 阮盼盼

简介:夏天的意外死亡让他重生到了2010年,从小网管开始逐渐蜕变成一个商业巨鳄,这一次,他要打破枷锁,成为站在金字塔顶端的男人。

《重返十八岁之掘金笔记》免费阅读

“保府日报某音官方:昨日暴雪,据景秀区通报,朝阳北大街一酒吧工作人员夏某于昨夜凌晨四点被发现死于附近的建业胡同。”

“相关部门赶到时,夏某已没有了生命特征,死因疑似重度醉酒而冻死街头,目前相关部门正试图联系遇难者家属。”

“什么情况……”

空空荡荡的民房内。

夏天缓缓睁开了眼睛。

“这里是……?”

夏天坐起身来,眼睛环顾四周,这空荡的房间里除了自己身下这一张床外,竟再也没有其他物件。

除了满地的烟头,还有那丢的到处都是的纸巾。

一股衣服发馊的味道弥漫在房间里,深吸一口都会反胃的吐出来。

这房间已经不能用邋遢来形容了,那甚至都不如猪圈来的干净。

“这不是我当初在白狗镇租住的那个民房吗?”

看着杂乱的房间,夏天仿佛记起了什么,脑子里思绪翻涌起来。

但脑海里最后一点印象好像是在雪地里的画面,只记得自己一头栽倒后便没了记忆,难道自己……

正在愣神之际。

“砰砰砰!砰砰砰!”

门外传来急促的拍门声,夏天不由的下床过去,一把拉开了大门。

开门的一瞬间,他看到了门外站着的两个女人,夏天一时间竟呆滞住了。

啊?是她?夏天不禁回想起往事,乔倩,白狗镇腾龙箱包的掌上千金。

夏天只记得她和自己发生过关系,后来她非说怀了自己的孩子。

但夏天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种,毕竟俩人是从酒吧那种地方相识,后来一系列原因,就直接断了联系。

夏天后来找过她,但无论夏天怎么寻找,对方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

而此时的乔倩却一言不发的紧皱着眉头。

她身边的女人却突然开口了。

“夏天是吧?你就是那个渣男?可算是找到你了,我特么……”

夏天正要开口。

但这女人手里不知从哪里来的玻璃瓶子,上去就招呼在了夏天的头上。

夏天只感到脑袋发懵,头发里缓缓有血液流出。

周围邻居听到吵闹的声音也是纷纷赶了过来,还有人拿出手机在那拍照,并不时有声音从人群中传来。

“啧啧,这小丫头长得挺好,下手是真黑啊!”

“就是就是,这女孩真狠啊!”

一圈人叽叽喳喳吵个不停,你一言我一语的讨论着,但群众中还是有些人给相关部门打去了电话。

“你们都滚远点,有你们事么?这小子害我姐妹为他打掉了孩子,我打他都是轻的,赶紧滚蛋,别特么拍了!”

这女人在夏天的恍惚中慢慢有了印象,她就是乔倩的闺蜜,阮盼盼。

但此时的阮盼盼并不想住手,要不是乔倩拉着她,她恨不得一脚把夏天给废了。

乔倩在一旁看的也是慌了,连忙开口劝阻。

“你打他干嘛啊,咱不是来之前说好的要好好谈吗?”

阮盼盼并不理会,指着夏天就破口大骂:“你就是一畜生,人渣,亏我姐妹看的上你,你真是癞蛤蟆趴脚面,不咬人你恶心人!”

夏天捂着脑袋靠在墙边,声音有些虚弱的开口道:“你是不是有病?这里边有你什么事?”

“够了!你们别吵了!”

一道哀怨的声音响起,打断了二人的争吵。

一身运动休闲衣,身材高挑,面容可人,但浑身包裹着一股阴霾气息的乔倩,此时面色惨白的站到了二人中间。

这让夏天深深的感觉到了一种不安,是不是自己真的错了,当初那孩子真的是自己的骨肉……

虽然后来的夏天阅女无数,但他在上一世每次醉酒时都在思考着一个问题。

失去乔倩,是罪有应得还是该值得庆幸,他不知道,他也想不明白。

“倩倩,我……”

看着那记忆里无数次重现的身影,那十几年一直影响着自己的乔倩,夏天声音里有些模糊不清的叫起她的名字。

“夏天,我不想再说什么,我只是想再看你一眼,你不是喜欢玩消失吗?我保证,这次你永远也找不到我……”

乔倩终是忍不住,情绪瞬间崩溃,眼泪如泉涌般涌出,但却没有哭声,她就默默的站在那里。

年少的她曾天真的以为找到了爱情,没有听从任何人的意见,不顾一切的和夏天走在了一起。

他不同于那些公子哥的花言巧语,他的说到做到,他对她的专一深情,都深深地打动了她,但这也为两人的感情埋下了暴雷。

她没有想到就在自己意外怀孕的情况下,夏天居然不承认,并表示与他无关。

她思来想去,到最后万念俱灰,但最终还是去了医院,流掉了这个孩子。

直到夏天消失,她还是想找到夏天,让他给自己一个理由,因为她心有不甘,她还是相信夏天不会抛下自己。

就在夏天想解释的时候,却因失血过多,一头就栽倒在了地上。

“渣男!死了才好!”

阮盼盼看向倒在地上的夏天,嘴里狠狠的啐了一口。

然而场面混乱之时,离着最近的治安队和医院的车已然到了,随着鸣笛声,治安队员员和医护人员赶到了现场。

“怎么回事?谁是当事人?”

治安队伍里一个上了岁数的中年大叔,看起来是领头的,开口向众人问道。

而此时的阮盼盼跟乔倩却是异口同声了起来。

“我!”

“我!”

…………

是夜,白狗镇航天医院,神经外科,202号病房内,头上裹着纱布的夏天正安静的躺在病床上,此时还没有醒来。

“他没事吧?”

在做完笔录以后的乔倩赶忙来到了医院,焦急的向大夫询问着夏天的情况。

这事发突然,而阮盼盼身为打人者,现在还在局里情况不明。

“没事了丫头,缝了十五针,不要紧的,基本没什么大碍。”

大夫说完便走出了病房。

而此时的乔倩突感下腹一紧,不由思索,她起身就往洗手间跑去。

“嘶,好疼……”

迷迷糊糊的夏天感觉手上有痛感传来,挣扎的睁开了眼睛。

抬眼望去,只看到手上已有血液流出,但输液的针头还扎在里边,夏天一把就把针头拔了出来。

夏天缓缓的回忆着之前都发生了什么。

烦躁的夏天看向床边,空荡的床头柜上只有一个手机。

夏天伸手就把手机拿了起来。

诺基亚N8,这在当年可是特别畅销的机型,但不由多想他还是按亮了手机屏幕。

屏幕上边时间显示:2010年6月30号,夏天紧盯着屏幕上的时间思索着什么。

而此时房间的门打开了,进来的人正是刚上厕所回来的乔倩。

“啊!你醒了!大夫大夫,3号床的病人醒了!”

听到声音的大夫连忙赶到,拿着听诊器就贴到了夏天的身上。

“心跳正常,应该没什么大事了,注意别碰到伤口。”

大夫说完,起身走了出去。

“喝点水吧。”

乔倩看着夏天发白的嘴唇,拿起水壶倒了一杯白水,递给了夏天。

夏天看了一眼乔倩,接过了水杯,咕嘟咕嘟的喝了起来。

乔倩趁夏天喝水的功夫,这才反应过来,从兜里掏出手机,给阮盼盼拨了过去。

“喂,盼盼,他醒了,你们那边过来吧,嗯,就这样!”

乔倩挂断电话看着夏天,张口问道。

“你这段时间去哪儿了……”

“我回了趟家里,号码也换掉了,你最近……还好吗”

夏天不由解释道。

“你不用多说……你就是不想要我们的孩子,你就那么想着逃避吗……”

乔倩说着说着就红了眼眶,泪水不停的在那双美眸里打转。

“你别这样说,我怎么知道那是不是我的孩子,都是出来玩的,认真就是你不对了吧。”

夏天有些不悦,心想酒吧那种地方本来就乱,那孩子还说不定是谁的种呢,这种事也得搞清楚才行。

“你……算了,先不说这个,盼盼她们一会就到了。”

乔倩故意转开话题,并不想回忆那些。

夏天听到阮盼盼三个字,才想起那个女孩。

“先说好,这事她必须赔钱。”

夏天想起来就生气,阮盼盼那嚣张跋扈的劲儿,她家要不是有点臭钱,恐怕她早就人尽可夫了!

“这事是她不对,但你做的那些事,你就真的问心无愧吗?”

乔倩嘴唇微咬,满脸哀怨,看着夏天皱起了眉。

而夏天却并不想解释什么,在病床上沉默着。

正在此时,乔倩的手机忽的响了起来,乔倩瞄了一眼就走出了病房。

夏天靠在床头,心头烦闷的很。

不一会,随着病房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乔倩带着一个身穿制服的青年男子和阮盼盼走了进来。

夏天见状直接坐了起来,看向那位青年男子直接开口道:

“同志你好,这事就私了吧,我也不愿意惹事,咱都是良好公民,也别让人家小姑娘有个污点什么的,对她也不好。”

夏天大言不惭的跟面前穿制服的阿sir说道。

你还别说,这一通胡说八道还真让阿sir吃了一惊!

其实哪儿是什么有胸襟啊,夏天都快穷的卖血了。

“好,那你们商量,我在外面等你们。”

阿sir听到夏天如此说辞,便转身出了病房,顺带把房门关上了。

夏天随即扭头,看向一旁的阮盼盼开口道:

“盼盼是吧,我知道你,不跟你废话,6万,一分不能少,否则你就等着法庭见吧。”

阮盼盼先是一皱眉,随即眼珠子一转,心中便有了主意,这不禁让她嘴角微微扬起。

“夏天,你个穷逼,就你也想癞蛤蟆吃天鹅肉?你这种人最好下地狱。”

阮盼盼鄙夷的如是说道。

“你出门没刷牙?我什么人用你教?别废话,6万,我想你不会年纪轻轻就留个案底吧?”

夏天眼角有些抽搐,脸蛋发红的说道。

“钱可以给你,就当我喂狗了,我没带那么多,就一万,剩下的明天给你。”

阮盼盼说完便打开了身上香奈儿的名牌包包,随即从里边拿了一沓捆好的现钞,随手扔到了床上。

阮盼盼看向乔倩,无语的向乔倩开口道:

“你把卡号短信发我,明天我把钱转到你卡里,我可不想看见这个人渣,你走不走?不走我走了。”

阮盼盼说罢,见乔倩站在原地不动,便潇洒的推门而出。

随即门外的阿sir推门走了进来开口道:

“既然这样,我就先回去了,注意休息。”

夏天无奈的点了点头,示意事情就这样了,阿sir见状随即关门退了出去。

此时的夏天有些失神,显然是被阮盼盼的话给刺激到了。

而乔倩则拿过了夏天的手机,给自己的号拨了过去,待响铃后就挂断了,随即存上了夏天的号码。

“这是我的号码,到时候我把钱送来,明天电联。”

乔倩哀怨的看着夏天,心里泛起了一丝难过,但还是推门走掉了。

夏天从床上拿起那一沓现金,长舒了一口气。

夏天沉思许久,忽的,仿佛想起什么一样,夏天赶忙拿过手机,再次确认时间。

记忆不出错的话,目前的自己应该在网吧里打工才对。

“我去,今天是夜班!”

回过神来的夏天这才想起,自己还有班要上,虽说夏天重生归来,不想面对这一切,但此时的夏天好像并没有别的去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