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资讯 正文
睁开眼,回到老婆难产当天最新章节,黄婶子 家亲戚小说免费阅读

时间:2022-04-15 06:01:54作者:小张

小说:睁开眼,回到老婆难产当天

小说:都市

作者:是小青啊

角色:黄婶子 家亲戚

简介:龙城首富司辰,人人称颂的零售百货大王、本土地产大亨、龙城第一慈善家。弥留之际,他回顾一生,四十年来的那份悔恨,始终不能释怀、无法弥补。呼吸停止,心脏停跳。再睁开眼,老天开恩,竟是让他回到老婆难产当天!1988年6月21日!那个狂风呼啸、暴雨倾盆的夜晚,他的老婆颜立夏,身怀三胞胎难产,却因为他的无知,白白耽误了送医抢救的时机。一尸四命,成为他这辈子永远的悔恨!永远的遗憾!重生一世,他想尽一切办法救活老婆与孩子!两世为人,他重走前世发家致富路,避开前世所有踩过的坑,开辟更广阔的事业版图,登顶全国首富!老婆孩子热炕头,这一世,他要给家人最好的生活,最长情的陪伴!【种田/年代/宠妻/奶爸/狗粮/渣男悔过/一步步登顶全国首富】

《睁开眼,回到老婆难产当天》免费阅读

“醒醒,司辰,快醒醒,我、我快生了……”

隔着渺远的记忆长河,一道娇软的嗓音,隐约间丝丝缕缕钻入司辰的耳中。

这声音……颜立夏?

不可能!

他的老婆颜立夏,早在八八年那个六月,就死于难产了,不可能是她!

一尸四命。

他那从未谋面的两个女儿、一个儿子……

妻儿四人,成了司辰永远的悔恨与遗憾!

“司辰,你快醒一醒,我肚子好疼……”

颜立夏的声音,竟然越发清晰起来,就在他的耳边。

握着他胳膊的冰凉小手,正吃力地摇晃着。

混乱的思绪里,司辰艰难地想起,自己不是胃癌去世了?

怎么可能听到颜立夏的声音!

哦,也许,他是死后下地狱了,没脸去见当年辜负了的老婆与孩子们,才会幻听吧!

“司辰!我、我流血了,我怕是要生了。”

颜立夏的声音,带着明显的颤抖,以及隐忍着的剧烈痛楚。

司辰被狠狠掐了一把,疼得倏然间惊醒。

猛地坐起,他浑身冒了一层冷汗,大口大口粗喘着,脑壳嗡嗡直响。

一股子宿醉后的头疼欲裂,引得他太阳穴突突直跳。

屋外,一声闷雷炸响天际!

司辰顿时被震得清醒了几分。

触目所及,是一个偌大的肚皮,穿着一件不合身的、洗得发白的男款粗布衬衫,衣襟都磨烂了,扣子绷得紧紧的。

司辰脑中轰隆一声响!

这不是他的那件旧衬衫?颜立夏死时,就穿着它!

由于怀着三胞胎,颜立夏孕后期肚子太大,只能穿他的衣服。

司辰猛然回头,对上的,是颜立夏那张苍白水肿的小脸,额头满是密密匝匝的汗珠子,嘴唇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乌发一缕缕粘在脸上。

她的胳膊、双手、双脚,都是明晃晃的水肿,怀孕导致的。

“你总算是醒了!快、快去请黄婶子,我撑不住了。”

颜立夏口中的黄婶子,是司家村有名的接生婆。

八九十年代,四里八乡的孩子,都是黄婶子接生的。

那年头,村里人基本都是在家生孩子,极少有人去医院,因为穷!

窗外,又一道惊雷炸响,暴雨倾盆而下,呼啦啦作响——

司辰的意识,一点点回笼:

颜立夏。孩子。接生婆。暴风雨夜。

这是……哪一年?

他下意识看了看周围的一切,土坯房,黄泥墙,身下是个一米五的单人床。

自己一身难闻的酒气,宿醉上头。

墙壁上挂着东方红的日历,上面大红色的年份,极其显眼:

1988年,6月!

卧槽!

老子重生了!

司辰脑海中冒出来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这个。

一瞬间,巨大的狂喜与难以置信,潮水般将他淹没……

等等!

生孩子?

司辰猛然间明白了什么,蹭,跳下床:

“立夏,我送你去医院,你肚子里不止一个,不能在家里生,太危险了!”

说着,司辰大步走向门口,穿上那双破破烂烂的黑雨鞋。

如今这个年代,到处都是黄泥路,下雨天,没有一双雨鞋,出门铁定跌跤。

哪怕这是一双漏雨的雨鞋,那鞋底子也比布鞋扒地力强很多。

这样,他抱着颜立夏往县医院赶,滑倒的几率就小很多。

“不去了,去什么医院,花那个冤枉钱,你去喊黄婶子来,就行……”

颜立夏已经疼得上下牙在打颤颤了,说话都有点上气不接下气。

司辰知道,那是产前的宫缩阵痛,在折磨着她。

前世,颜立夏母子的去世,成为困扰司辰一辈子的心结。

他曾无数次研究产前产后的资料,总是心想,如果自己当时懂得,也许……

司辰拿着家里唯一的一件旧雨衣,快步走过来,小心翼翼搀扶颜立夏起身,给她穿。

“县医院又不远,只有二里地,你穿好雨衣,我抱你去。”

他的语气里,是不容拒绝,以及真诚的关切。

颜立夏一愣,结婚一年来,这还是自己这个所谓的丈夫,头一次像个人。

以往,他对自己根本不闻不问,只知道出去跟一群狐朋狗友鬼混,是这司家村出了名的狗屁倒灶娃。

她一个人在家,哪怕怀孕了,也得不到他的关怀,经常吃了上顿没下顿,对他,简直失望透顶!

一年前,司辰确实是个万元户家的‘阔少爷’。

但,自从他父亲意外去世后,司家的钱,都被他继母做主,优先还债了。

即便如此,依然欠下三千块,没还清。

司辰本就没什么担当,好吃懒做,花钱大手大脚,父债子还?那是不可能的!

他那时,刚好结婚,以此为借口,迅速跟司家那边分家,债务一推二五六,全甩给寡妇继母了。

全村人,戳着他脊梁骨,怒骂没良心!

“拿着手电筒,走吧!”司辰将一只银色的、上两截电池的手电筒,递给颜立夏,让她拿着给俩人照明。

他自己,则是戴上一顶草帽,绑紧帽绳,弯腰抱起穿好雨衣的颜立夏。

哪怕是怀着孩子,她的体重,依然轻飘飘的。

司辰一米八几的大高个儿,抱一个一米六五的颜立夏,还是轻而易举的。

他掂量着,她如今的体重,估计只有110斤。

司辰的心,一阵阵的揪痛!

整个孕期,她都吃不好睡不好,还要忍受他的糟糕脾气、发酒疯。

他真不是人!

一开门,狂风暴雨迎面泼来,将司辰浇了个湿透。

颜立夏有宽大的雨衣裹着,只是湿透了小腿裤子与袜子。

她双脚浮肿,连鞋子都穿不进去,只有一双补丁摞补丁的旧袜子。

疾风过后,司辰背对着门外,倒着出去。

蓦然,他感觉大腿一阵湿热,有大量温热的液体,流淌下来。

在这冰冷的夜雨冲刷中,热度分外明显——

糟糕!

媳妇儿羊水破了!

一旦羊水破了,腹中的胎儿,就会开始缺氧。

司辰再不敢耽搁,快走!

砰一声,关门。

一穷二白的家,根本连锁上都没必要。

抱紧怀中的妻子,司辰一步一步稳稳步入暴风雨之中。

既然老天爷给机会,让他重活一世,那妻子与孩子,他就必须要救下来!

上一世,也是这个风雨交加的夜晚,颜立夏把醉酒的他叫醒,求他去喊接生婆。

年轻无知的他,当时根本意识不到情况有多危急。

他以外面下暴雨为借口,坐在门口小凳子上抽烟、跟她吵架,骂她矫情,不愿意出门。

就那样,他因为无知,愣是耽搁了大半夜,黎明时才趁着雨势小下来,去接来了黄婶子。

那时,颜立夏已经哭着疼晕了。

黄婶子来了一看,说羊水早就破了,又是三胎,本该第一个出来的孩子,还是个莲花胎——屁股先出。

因此,极其难生!

再加上耽搁了半夜,时间太久,肚子里的孩子……已经没了动静。

当时,黄婶子让他赶紧将人送去医院,看看大人还能不能救回来。

六神无主的他,除了照办,根本没了主意。

然而,等他找到村长,借来村集体的拖拉机,还没出发,颜立夏已经咽了气。

一尸四命!

成了他上辈子永远的悔恨!

后来,他远走他乡,拼搏一生,成了传奇巨商,人人称颂的慈善家。

谁都不知道的是,做慈善,他只是求一份心安。

每每夜深人静时,悔恨与遗憾,一寸寸侵蚀他的心脏。

多年来,深夜靠酒精与安眠药的麻醉,他才能勉强入睡……

******

作者叭叭叭:

①和谐看文,拒绝杠精!青姐写文前后会有铺垫,一个情节、人设等等,看到有疑惑,可以提出来,但是,请勿火急火燎跳出来当杠精,杠狠了你后面会脸疼,爱惜脸皮,从今天做起,乖~

②难产的剧情,是当年作者麻麻生作者时的真实经历【我爸不渣】,住院17天,阎王殿里走一遭,作者满月前都是大姑妈奶着,因此,没经历过的你,别跟我杠,杠就是我家麻麻对!

③关于那个年代公职人员的一切,都是七大姑八大姨以及姑父姨夫叔叔伯伯提供的,你别跟我杠,杠就是我家亲戚对!

④关于男主做生意,剧情设计来自我家大姑妈【剧情有夸张成分】,她当年就是承包县里百货大楼的,你别跟我杠,杠就是我家大姑妈对!后期男主做大做强,来自我接触过的那些现实里的大佬,你别杠,杠就是人家那些赚得盆满钵满的总裁们对!

⑤关于物价、用品、乡土人文,是我家亲戚集体给我科普的,为了这本书,我还专门建立了一个除了我只有60后的‘相亲相爱一家人’微信群,你别杠,杠就是我家亲戚们对!

⑥和谐看文,管好嘴巴,文明你我他!好评留言加礼物,一键三连关爱我,ღ( ´・ᴗ・` )比心,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