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资讯 正文
烛龙:案件【魈】最新章节,黎明 张叔小说免费阅读

时间:2022-04-15 03:02:50作者:小许

小说:烛龙:案件【魈】

小说:都市

作者:JokerTL

角色:黎明 张叔

简介: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繁华的都市里出现了一种吃人的怪物。它们平时跟人类一模一样,只有在进食或者遇到危险的时候才会暴露出自己狰狞的面目。为了活下去,黎明只有在黑暗中不断的捕猎。他知道自己是黑暗中的恶鬼,直到……

《烛龙:案件【魈】》免费阅读

海市

天气略显闷热,黎明看了一眼收货地址,微笑着跟商家打招呼后就骑上自己的小电驴。

热风吹拂着黎明略显稚嫩的脸,作为一个资深的外卖员,他已经在脑海里勾勒出自己认为最近的送货路线。

第一站是海市的大学。

大学……

如果不是五年前的车祸,自己又变成植物人在床上躺了三年,现在自己也是个大学生了……吧。

每次送餐到海市的大学,黎明都不禁苦涩地想着。他原本可以有着美好的生活,而不是现在的这种……

海市的大学城。

黎明微笑着叫出订单上的手机尾号,递给前来取外卖的学生。

看着有说有笑远去的少年少女们,黎明的喉结不禁动了动。

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黎明下意识地甩了自己一巴掌。

瞬间周围的人像看傻子一样地看着他,黎明尬笑着解释。

“蚊子,有蚊子……”

……

太阳缓缓落下,海市也慢慢落入五彩斑斓的霓虹世界,远处的海市明珠格外的耀眼。

真美啊……

不管看了多少次,黎明都会这么低语一句。

随后他转过身,骑着自己的小电驴,慢慢远离了这喧嚣的市中心。

忙活了一天,黎明终于回到了自己的出租屋,浑身酸痛,但是却十分满足。

脱下制服,黎明将自己重重地摔在床上,狭小的出租屋里,一张床一张桌子,外加放置的煤气罐和灶台,这些就是黎明生活的地方了。

还好,这里的窗户还可以看见那海市明珠……的塔尖。

他缓缓睡去,不远处的城市仍旧喧闹。

梦里,黎明的母亲慈祥地叫着他名字,和父亲站在远处挥着手。他高兴地跑过去,却发现明明那么近的距离,却如同鸿沟一般无法跨越。

眼看自己的父母渐渐远离,他焦急地大叫,可却于事无补。

“呵呼,呵呼……”

黎明满头大汗地醒来,慌乱的样子如同一个孩子……实际上他只有二十岁。

发现是一场梦后,黎明落寞地下了床,走到窗边。

远处的城市仍旧喧嚣。

看着灯火通明的城市,黎明突然觉得口干舌燥起来,一种暴虐的情绪慢慢充斥着他的脑海,眼底布满血丝。

仿佛有个声音在诱惑着:

去吧,那里有你想要的!这没什么,只要那么一会儿,就可以无比的快乐!别犹豫了……

砰!

“安静!”

黎明狠狠地拍在墙壁上,双眼血红,神色狰狞,仿佛噬人的野兽。

很快,黎明喘着粗气缓了过来。他看着繁华的城市,终于,他从床底拉出一只箱子,打开。

箱子里是一身黑色的雨衣,黎明默默地穿在身上。雨衣下面是一套锋利的医用刀具。

深吸一口气,黎明离开了家,钻进了漆黑的巷子里。

哪怕是城市的边缘,这里仍旧有着不少的行人。

如果没有“他们”的话,行人可能会更多吧。

黎明这么想着。

……

第二天

黎明顶着早晨微润的凉风,骑着电驴开始一天的工作。

“早啊小明,今天看起来比昨天精神啊!”

在街边的早餐店坐下,老板张叔笑呵呵的打招呼。

“张叔你看起来也不错嘛,比昨天年轻了哟。”

黎明天真地笑着,张叔被夸地很舒服,搓着围裙笑道:

“怎么,老三样?”

黎明点点头。

“对,麻烦张叔了。”

“害……不麻烦。”

很快,一份油条包子豆浆被张叔端了上来。

“慢慢吃啊,不够张叔给你加!”

看着面前多了一根油条和两个包子的碟子,一股暖流流过心底。

“唉,谢谢张叔!”

现在才六点过,街上还没有多少人,但很明显人流开始慢慢多了起来。

“早间新闻为您报道……”

张叔和黎明都看向电视,黎明喝了一口豆浆。

“凌晨四点左右,在海市c区河道里发现一名男性尸体,身体被特意毁坏,面目全非……”

“经调查死亡时间大概是昨晚一点左右,如有目击者,请到警局报备,自有相关奖励……”

“现今案件频发,夜晚还是尽量减少出行。”

“唉……”

张叔突然叹了口气。

“现在这个世道啊,恶人少了,怎么又传出个什么怪物……”

黎明呵呵笑着,夹起最后一个包子送进嘴里。

“哪有什么怪物啊,张叔你就别听什么是什么……”

“唉对了……”张叔似乎想起什么,“小明啊,你好像就住在c区吧?”

黎明一愣。

“对,对啊。”

“这一周啊,都死了两个人了。上周可也才死了两个。唉,还都是在外围区域。要不你还是搬回来住吧。价格的事情不用担心,至少安全。”

“不用了张叔……”黎明喝完最后的一口豆浆,看了看时间,突然慌慌忙忙地拿起头盔骑上了电驴,轰的一声加上油门走了。

“哎呀叔,我该走了,钱我待会儿转你!”

“唉唉唉,骑慢点。”

张叔摇摇头笑着,低头继续擀着面皮。

……

又是一天平凡的生活,看着大学城里的少年少女们,黎明微笑着骑回出租屋。

夜晚,黎明坐在床边看着地上的箱子陷入沉思。今天早上的新闻让他感觉很不好。

难道,我又失控了吗?不。

黎明很清楚,昨晚自己很冷静。

但是,那个尸体?

既然自己没有失控,那么只有一个可能了……

黎明脸色严肃了起来。

“这个区域,有我的同类……吗?”

挣扎了一会儿,他还是决定今晚出去“狩猎”。他怕自己挺不过明天,要是自己再次失控……

黎明想着那种场景,下意识地颤抖了一下。

穿上黑色雨衣,拿起刀具。如同经过无数次演练一样,熟练地避开人群,在阴暗的巷子里寻找着……猎物。

……

由于近几年大量骇人听闻的杀人案件的发生,已经有很多人害怕得不再夜晚出行,但……总有些人不得不出去。

林娟就是这么一个人,她是酒吧的驻唱歌手,收入不错,但是只能在晚上上班。

在这个人人自危的情况下,酒吧加大了她的薪酬,林娟咬咬牙答应了下来。

人都有着这种心理,觉得这种事情,全市那么多人,怎么可能就刚好被自己撞见了呢?虽然昨天刚死了一个人……

林娟胆战心惊地观察着四周,哪怕周围的路灯很多,但是这段路刚好没有监控,所以她总感觉有人在跟着自己。

攥着自己包里的一把水果刀,林娟小心翼翼地走过最后一个阴暗的巷子。她仿佛劫后余生般加快了步伐,可是却没有发现自己身后的巷子里,黑色的人影突然接近。

黑影靠近的一瞬间,林娟仿佛察觉到了。可在她准备开口呼救时,脑后一阵剧痛,眼前就突然一片黑暗。

女人软软地瘫在黎明的身上,他熟练地扛起来,四处观察确定没人看见后,这才走进了巷子。

一间破败的砖瓦房里传出微弱的光,黎明将女人放在地上,看着女人姣好的面容和露在外面的雪白皮肤,他的喉头忍不住滚动起来。

黎明赶紧移开自己的目光,将随身携带的刀具摆开,在微弱的光照下,他用一片锋利的小刀割开女人左腿的裤子,露出雪白的皮肤。

黎明拿刀的手突然有些颤抖,但他的神情陡然变得凶煞起来,这种怪异的反差,仿佛身体里有两个人在不停对抗着。一个双眼布满血丝,似乎想要将女人直接生吞了;一个神情挣扎,努力地让自己离开这个女人。

好在黎明的理性占了上风,他拿出一个玻璃瓶,熟练地将压脉带缠在女人手上。接着他小心地用一把医用解剖刀划开女人的手腕,鲜血缓缓滴落下来,黎明用瓶子稳稳地接住。

为了不让伤口愈合,他不得不反复用刀去划开,但好在黎明需要的血量并不多。

差不多装满了五分之一的瓶子,黎明马上停止。他细心地用纱布将女人的伤口包好,然后迫不及待地拿起瓶子里的血一饮而尽。

温热的鲜血进入口腔,滑入肠道,黎明舒服地呻吟出来,身体不住地颤抖。

那一点鲜血,仿佛是什么人间美味。黎明意犹未尽地将瓶口舔干净,突然他眼神怪异地看着仍旧昏迷的女人。

吃了她吧,她好香啊!就一口!就吃一口!

女人的鲜血慢慢浸透纱布,传出若有若无的香味,仿佛一只手在勾引着黎明。

黎明失神般看着女人的雪白手臂,慢慢拿起。

好香啊……真的好香啊……

黎明缓缓张开口,缓缓朝着女人的手臂咬去。

“呵呵呵,原来是你拐走了我的食物。”

砖瓦房坍塌一半的墙外面,一道阴恻恻地声音突然把黎明唤醒。他惊恐地甩开女人的手臂,然后这才意识到外面有人。

他慌忙地爬起来。

“谁?!”

屋子外面的人纵身一跃就跳进这残破的砖瓦房里面,黎明警惕地退靠在墙下。

来人一头刚硬的板寸,削瘦的面庞。他好奇地看着地上躺着的女人,眼神里闪过一丝贪婪和惊讶。

“那么长时间,你竟然没有吃了她?”

他突然看见女人被纱布包裹的手腕和地上带血的瓶子,瞬间恍然。他不可思议地看向靠在墙边的这个“小孩”。

“原来是不敢吃人吗?”

黎明握紧了刀没有回答。

“呵……”男人不屑地看着紧张的黎明,“原本我还以为是哪个胆大包天的家伙敢抢我的猎物,原来是个愣头小子。不敢吃人?呵呵……”

男人低下头看着女人姣好的面容,眼神突然变得嗜血起来。他背对着黎明,兴奋地面容狰狞。一块块皮肤从他的脸上不断脱落,露出的不是鲜红的血肉而是暗灰色的角质皮肤。牙齿变得格外的锋利。他双眼血红,仿佛是从地狱里爬出的恶鬼。

男人似乎在抚摸心爱的物品一样,眼神迷离地抚摸着女人的皮肤。

“看在你只是放了点血的份上,我今天就饶了你。赶紧滚!我不喜欢有人看着我进食!”

但,黎明没有动,只是淡淡地说道:

“她,是我的……”

“嗯?!”

男人凶恶地转过头,残暴的双眼直勾勾看着墙边的少年。突然他笑了,笑得很狰狞。

“好,好,好!”

三个好字,硬生生从男人嘴里挤出来。

突然间,男人动了,速度快得无法捕捉,只能看见一道影子飞过来。

黎明仿佛被吓住了,一动不动。

但在瞬间,男人气势汹汹的拳头,竟然在这个愣头青少年的面前停住,不得寸进!

男人不敢置信地看着这个连人都不敢杀的少年,竟然轻描淡写的接住了自己一拳。而且自己的拳头上竟然传来一股巨力,他挣不开了!

此时,男人面前的少年只是淡淡地看着他,重复着那句话。

“我说,她,是我的。”

黎明缓缓转动手腕,男人猩红的眼睛里满是惊恐地看着自己的手腕慢慢扭曲。

剧痛!

一阵剧痛传上男人的大脑,但在他惨叫的瞬间,黎明突然死死捂住他的嘴,将他的惨叫硬生生堵了回去。

黎明的双眼泛红,一丝丝暴虐的情绪被男人尽收眼底。

“我说的,你听到了吗?”

男人狰狞的脸上满是惊恐,慌忙地点头求饶。

“听到了,我听到了……”

黎明放开男人已经扭曲的手,看了一眼外面。

“滚。”

男人恨恨地看了一眼这个少年,黎明只是眯着眼。

一股危险的感觉从眼前的这个少年身上传出来,男人眼神变化,最后一声不吭地转头就走。

外面

“该死该死!”

男人不甘地看向那座砖瓦房。

“c区什么时候出现了这么个狠人!艹!今天算我倒霉!”

确认了男人确实走了之后,黎明松了口气。

他看着女人流血的手腕,不禁舔了舔嘴唇。

要不,再接一点?

他咽了咽口水,再次拿起刀割开原本的伤口。

这次他看着女人的脸色,发现她嘴唇发白的时候,才恋恋不舍地给她包扎。不过看着半瓶鲜血,他还是满意地笑了。

“就不割你的肉了,这点血应该够我撑过明天了。”

收拾好自己的东西,确保没有什么遗漏之后,黎明就准备离去。

但看着昏迷的女人,他突然想起早上那个新闻,眉头一皱。

最后他还是拿起女人的手机,叫了一个救护车。

说好地址之后,黎明随便找个地方坐着,直到听见救护车的声音,他才转身离去。

黎明离开后,昏迷的女人虚弱地爬起来,她后怕地查看着周围,发现那个恐怖的人确实离开后,她这才疯狂般朝着救护车的方向跑去。

公路上,林娟发疯似的拦住驶来的救护车。

车停了下来,司机大骂道:“找死啊?找死你还拦救护车?”

林娟此时上气不接下气,吞吞吐吐地说道:

“怪……呵……怪物,有怪物啊!”

“我没功夫跟你扯淡!”

司机明显不想理她,拉上车窗就准备离去。

林娟急了,突然她意识到。

“我,我就是那个叫救护车的人!”

司机摇下窗,不相信地看着满脸惊慌的女人。

“你?”

虽然不信,但还是说道:“手机尾号?”

林娟赶忙说道:“xxxx”

司机对照了下记录表,诧异地看向女人。

“还真是你,你不是病患?那赶紧带我去啊!”

司机误以为林娟出来,是怕救护车找不着路。

“不是,我就是病患。”

“什么?”

“不,我不是病患。”

“啊?”

司机明显不耐烦了。

“小姐,如果你再这么妨碍我们工作,导致有人因为救助不及时,你是要负刑事责任的!”

最后,在林娟的解释下,司机终于明白了。

林娟跟着救护车回到医院,手上的伤差不多好了,说明包扎的人技术不错。

但她还是接受了基本的检查,最后发现她除了有点贫血外,没什么大碍。这种休息几天就好。

但对于林娟口中吃人的怪物医生们也只是认为她被吓到了,安慰她应该是嫌犯戴了面具,他们已经报警了。

“是真的!我看见那个男人的脸,他的脸,掉下来了,掉下来了啊!”

病床上,林娟痛苦地捂住头。而她床边的警察面无表情地记录着。

“我没有说谎,我说的都是真的!他有獠牙,血红色的眼睛。还有,他的皮是假的,他的皮在掉啊!这是披着人皮的恶鬼啊!有一个还想割我的肉,它是想吃了我!”

“好,小姐,你冷静点。”

年轻的警察安慰着,看问不出什么问题后,就退了出去。

在走廊上,年轻警察的同事突然带过来两个穿着灰色风衣的男人。

其中一个突然抢过他手里的笔记,自顾翻看起来。

“你!”

年轻警察一惊,自己竟然没看清楚这个男人的动作,自己手里的东西就这么没了!

他的同事拦下他。

那个抢过他笔记的男人说道:“嗯,不错。记得很详细。”

说着就把笔记还给了他。年轻警察一脸雾水,看向自己的同事。结果对方也只是摇头。

男人见状说道:“这件事你们不用管,后面的交给我们就行。”

“为……”

年轻警察话没说完,对方就把一张交接令贴在了他脸上。

“别浪费时间了,接下来你只要听我们的就行。现在,给我调出前天河道那个男尸的相关情报……”

而此时,黎明已经骑上电驴去张叔那儿吃早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