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资讯 正文
弥补遗憾,重生回到妻女亡故当天张思诚 欢欢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时间:2022-04-04 21:04:20作者:小许

小说:弥补遗憾,重生回到妻女亡故当天

小说:都市

作者:日上朽木

角色:张思诚 欢欢

简介:【重生+奶爸+渣男悔过自新+宠妻+年代+事业暴富】“八二年,我退伍接受卧底任务”“八三年,我救下溺水的她”“八四年,我为了隐藏身份跟他结婚,同年我们生了女儿”“八五年,为任务,深入接触犯罪分子,我输光她的嫁妆,变卖一切,继续赌,”“八六年,任务没有进展,我性情大变开始殴打她”“八七年,女儿瘦成皮包骨,妻子遍体鳞伤见我如见鬼。但我不甘心任务没有进展,抢了给女儿买食物的钱后,继续赌”“当天,她绝望得带着女儿,自尽了。”张思诚躺在办公椅上,回想起往昔,情绪逐渐激动“你听完这些,就该知道我有多恨年轻时候的自己!”…悔恨深深地刺痛着他的心,可当他再次睁开眼时,一切…竟回到了妻女死亡的那一天…一切都还来得及!

《弥补遗憾,重生回到妻女亡故当天》免费阅读

警署年度表彰大会上,目光炙热的女记者,急不可耐的向着荣获永久荣誉勋章的张思诚提出问题

“尊敬的张探长,

在您漫长的十年卧底生涯当中,发生过无数堪称传奇的事迹,

最为人津津乐道的便是您在卧底时,竟缔造了商业帝国。

有人说您若是全心全意经商,只怕世界首富的位置都该是您的。

所以,我有个问题想问问您。”

张思诚接过助手递来的话筒,“我会尽可能的回答。”

女记者微微点头:“我想问,在您如此辉煌的过往当中,是否有过令你感觉到遗憾的事情?

您可以随便举个例子。”

当台上的张思诚在听到她的话后,竟是出现了几秒的失神。

在助手的提醒下,他才缓过神笑着点点头,

“遗憾是有的,只不过事情涉及到我个人的情感,所以无可奉告。”

“原来是这样。”女记者略感失望的坐下。

……

两个小时的记者会转瞬即逝,

张思诚坐在自己的办公室内,双目空洞无神。

自从听到那位女记者提出的问题后,他就显得魂不守舍。

“遗憾…”

他缓缓抬头望向窗外的天空,其中漂浮着的云彩,仿佛像是一大一小两道身影。

恍惚之间,泪眼婆娑,一段从未跟人道起的经历,从记忆深处翻起。

别人只知道他张思诚卧薪尝胆,潜伏犯罪分子身边,以十年青春换取了终身荣誉。

可又有谁知道,他付出了什么。

……

八二年,张思诚在离开部队前,接受一项卧底任务,‘捣毁一伙拥有完整的走私路线的犯罪团伙’。

八三年,他在无意间救下失足溺水的沈灵雨后,决定借助对方本地人的身份,在此扎根。

八四年,他和沈灵雨结婚,同年生下一女,并开始接触到犯罪团伙的外围人员,尝试以堕落自己,和他们产生交际。

八五年,他与上线失去联系,失去经济援助,

但却遇到一次可以见到核心成员的机会,于是变卖家产,在赌场中换取筹码。

试图以此接触对方,最后以失败告终。

多次失利,令他性情大变,染上了赌瘾。

八六年,依旧无法联系上级,但他的赌瘾却越来越大,开始执着得认为只要自己赌赢了,便有机会接触到核心成员。

每当输光钱财,便会向妻子沈灵雨暴力索取下一笔赌资。

似乎妻女在他的眼中,仅有利用价值。

八七年,沈灵雨找到一份工作,勉强可以养活一家人,但他却是变本加厉得索要钱财。

妻女长期饥饿造成的憔悴,却被视而不见。

二月初的一天,

他发现沈灵雨藏了钱,顿时大发雷霆,纵然对方解释钱是用来给孩子买食物 ,

他却仍然不断地挥动拳头,勒令对方交钱。

男女之间力量的悬殊,终是让沈灵雨松了手。

只是当张思诚输光钱后,往回走时,却是听到不少人在讨论有人‘自杀’。

他心头好奇,便是打听了下,得知是在自己所居住的小区,就开始推测是哪户人家。

可随着越来越接近,并注意到人群所聚向得位置时。

他不由得感觉到心跳加快、神经紧绷。

人群如潮般向着两侧散开,纷纷看向急匆匆跑进房内的张思诚。

他的脸上写满了不敢置信。

明明走前还在哽咽抽泣的人,现在却抱着自己憔悴的女儿成了冰冷的尸体。

他疯狂的哭喊,大声询问着为什么。

可周围人全当是他疯了,谁也不愿勾搭上,纷纷散了场。

当真是应了那句‘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这件事彻底敲醒他,并发愤图强以经商的方式,接触到犯罪团伙,才最终得以破案。

只是妻女彻底成了他心头的疙瘩。

……

记忆犹如走马观灯般在脑海中浮现,

张思诚只感觉自己的身体越来越沉,意识越来越模糊。

耳畔边断断续续的传来声音。

“麻麻…欢欢好饿。”

“乖,乖,家里已经没食物了,再忍忍好吗?”

“可是……可是欢欢好饿,欢欢昨天开始就没吃东西了,肚肚好饿。”

“那……那妈妈带欢欢去买番薯好吗?藏起来的钱,也就够买两斤番薯了。”

“好!好!”

……

对话格外熟悉,就像是身临其境在旁聆听。

而下一瞬,一阵刺痛袭来,令张思诚身体微微抽搐,双眼在本能中睁开,

一道消瘦的身影落入眼帘。

她不施粉黛,却仍是美的不可方物,唯一的缺憾应该就是长期饥饿导致的面黄肌瘦。

灵……灵雨?

张思诚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想出声,却发觉自己除了一双眼睛,全身无法动弹。

当视线挪移,女儿也步入视野内。

三岁的欢欢,本该跟同龄人一样是张圆脸欢声笑语,

但现在却瘦成了长条脸,双眼凹陷,随时都有可能倒下。

他看着眼前的一幕幕,痛心疾首,怒骂曾经的自己为什么会这般忽视妻儿。

难道所谓的任务真的就高于一切吗?

他不甘心,不甘让妻女就这样消失在记忆的长河里。

“什么!狗屁任务,由它去吧!”

心头一顿,身体里响起一道‘铁锁’断裂的声音。

咔嚓!

紧接着,张思诚却像是大梦初醒般的垂直坐起!

“呵……”

额头冒着冷汗,口中喘着粗气。

而入目所及,依然是……破旧的出租屋。

只是那床边上的沈灵雨却是万分惊恐的攥紧手里的钱,不断的向后退去。

“思……思诚?你醒了?”

后者,仍处于恍惚之中。

可当他意识到自己可能重生时。

面对自己的妻儿,一腔情绪,没由的发泄出来。

“灵雨!”

张思诚三步并作两步,冲到了妻女身前,

可那沈灵雨却是“啊!”得一声尖叫出声,并抱着欢欢蹲在地上,身躯直打颤

“我…..我不是故意藏着钱的。”

听到对方的话,张思诚大脑‘轰’得般炸开。

我回到她们自杀的当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