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资讯 正文
亚托克斯 剑魔小说《我想成为光之锯人》全文免费阅读

时间:2022-03-31 00:07:00作者:小夏

小说:我想成为光之锯人

小说:都市

作者:阴阳楽

角色:亚托克斯 剑魔

简介:【醒一醒,帅气逼人或者可爱美丽的读者们!我是沙福……咳咳咳,阴阳楽】【搞笑、沙雕、热血、战斗、奥特曼、虐文、平行世界等等内容,若有不适应者请打开电脑吃瓜子观看】在某个平行世界,这个世界有一点点特殊,只有一个国家,整个世界都被这个名为夏龙的国家探索扎据,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某一天一个庞大的怪物突然破土而出,它的出现造成了人民们的恐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人型的巨大不明生物在光中出现,和怪物产生了战斗。最终,人型生物战胜了怪物,可是她并没有得到人们的拥护与赞赏,而是被产生了猜疑与恐惧……

《我想成为光之锯人》免费阅读

114514年的某个月,夏龙国的某一处沿海城市,这里的海水清澈见底,没有所谓的海洋垃圾,夏龙国在环境治理这一块是极其拿手的,就连天空都是那么的蓝,夜晚也能看到满天的群星。

一个拉着行李箱,身高有着一米六的少女身穿淡蓝色的连衣裙走在街道上,她有着一头银白色的长发,就连双眼都是银色的眼瞳。

伸出白皙的手挡住额头,不满的看了看天空。

“这也太热了吧!”

少女不满的抱怨了一句,本来去别的省留学,现在放假本想着回家看看,结果天气这么热,早知道就带一点祛暑的用品了。

“嘿,大妹子,要不要来点西瓜?”

“嗯?”

少女扭头一看,一个一脸笑眯眯的中年男人从自己的货车上不断搬下来西瓜放在地面上,顺便拿出了一把水果刀将西瓜切开,火红的西瓜馕在太阳的照射下闪着光泽。

“新鲜滴很,要不要来一点?大妹子?”

“不了不了,我现在赶时间回家,抱歉。”

“害,这有什么事,赶紧回家看看父母吧。”

“嗯。”

少女点了点头,扭头继续向着家走去,还有大概十分钟的路程才能到家,不知道老爸老妈最近过得怎么样,也不知道的有没有想我,这次回家没有跟他们说,也就是相当于给他们一个惊喜吧!

现在的话,下午四点多了,臭老弟还没有下课应该,要不要给他买点裙子呢?嘿嘿嘿~!

少女想到这里的时候笑了笑,让旁边的一些男人都惊呆了,这笑起来也太好看了吧,尤其是一个牵着女友手的一个男人,他看向银发的少女眼睛都直了,结果被旁边的女友一只手掐住了腰一扭。

“啊疼疼疼!”

“好看吗?还看!你等着!今晚就让你死在床上!”

“不要啊!对不起老婆我错了,我真的受不了啊!”

“求饶已经晚了,你等着目光涣散平躺在床上吧。”

…..—–阿巴阿巴阿巴—–…..

走到一家装修精致的小饭店门口,悄悄地探了探脑袋,此时此刻老爸老妈还在招呼客人,现在要不要进去打扰一下呢?还是说先去买点礼物呢?

少女伸出手拖着自己的下巴这么想着的时候,在她的身后出现了一个白皙的小手突然拍了一下她的肩膀。

“呀!”

“嘿嘿嘿~!”

被突如其来的拍了一下,少女愤怒的回头一看,看到了……一个肤色白皙,有着一头银色短发,身穿校服且面容清秀的少年正在对着自己坏笑。

“老弟啊……你不是还在上课吗?”

“啊嘞?老姐啊!你这是什么年代的想法了?难道你放假我还不能放假吗?”

少年看到面前的少女拎着行李箱,顿时想到了什么,反正肯定不会是学完回来的,这才刚离开一年的时间,一般大学不都是四年的吗?

“可恶!如果我早知道老弟会放学……可恶啊!”

“诺尔啊!我早就跟你说过,不要说话声那么大!身为女…咳咳,男孩子要学会矜持……”

从小饭店内走出来一个中年妇女,在她看到少女的那一瞬间愣住了。

“妈,我回来啦~!”

“哎哟,回来也不说一声。”

中年妇女嘴上抱怨着,不过双眼之中看着少女满是慈爱。

“沐然,去了学校受欺负了吗?钱够不够啊?衣服够吗?”

“妈,我没啥事,钱也够,衣服之类的都够,不够会跟你说的。”

“是吗,那就好!”

妇女说完后转过身,伸出手擦了一下眼泪,一年没见到自己的女儿了,眼睛里有点进沙子了。

“老头子,大闺女回来啦!”

“什么!”

从小饭店内再跑出了一个中年男人,男人见到少女的第一刻的时候笑了笑,顺便看了看她的身边。

很好!没有哪头混猪拱我家的白菜,这下我就放心了。

想到这里看了一眼旁边的少年。

臭小子,长这么大了连别人家的白菜都不会拱,白养了你这么多年!

看到自己父亲一脸幽怨的表情,少年挠了挠自己的头发,为什么父亲看自己的眼神不太对劲?等等!该不会是自己藏在床底下的教科书被发现了吧?不应该啊!自己藏得还是比较隐蔽的啊!

“站在外面也不合适,先进去,等晚上的时候我们一家子再细聊。”

“好的。”

“老姐啊,我帮你拎行李箱。”

“好。”

少女拉着行李箱的手松开了,少年伸出手去拎着,只是用尽了吃奶的力气,也没有办法拎起来。

面对家人奇怪的眼神,少年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脑袋。

“咳咳,我没有用力气而已,现在肯定可以!”

说完后再次用力,甚至发出了很大的声音,只是脸都涨红了,却连个行李箱都没有拎起来。

“老弟啊,其实有拉杆可以拉着走的……”

“啊?哦!其实我刚才只是故意演给你们看,啊哈哈哈,好笑吧。”

“……”

我们尴尬的都快用脚抠出了一个王国城堡了。

…..—–阿巴阿巴阿巴—–…..

到了家里,少年看自己的老姐跟老爸老妈去聊天去了,便悄悄摸摸回到了自己的卧室,打开了电脑,点开了带有L图标的游戏,选择了巨龙之巢,进入了游戏内,开了一把排位,禁掉男枪,选择了一手亚托克斯。

“吼吼,这把和我对线的竟然是瑟提?这不乱杀?”

直到进入游戏后发现发自家的打野竟然去反野了……也不发任何的信号直接进入到了对面的红BUFF区域,而自己刚想去帮忙,结果他就被对面的打野和瑟提还有辅助给蹲了直接死掉了。

“……”

打野死后对着自己的位置狂发问号。

打野:你们这帮***没看到我去反野了吗?也不跟我。

我:你不发信号哪里知道?

打野:你是瞎子吗?地图都不看的吗?

少年耸了耸肩,你说的都对,我没有办法反驳,于是和瑟提进行对线,结果忽然看到打野从河道过来,放惩戒把兵补了。

“???”

这不是搞人心态吗?

好在,对面的瑟提技术不太行,可以进行单杀,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对面的中单过来了,一个笼子把自己困住了,再加上对面打野也过来了,一个艾法尔突袭直接怼到自己脸上。

看着屏幕一片黑暗的少年,不禁陷入了沉思,看了一眼中单,只见佐伊在塔下等着兵线。

我似乎知道……亚托克斯为什么那么讨厌木瓜星灵了。

复活后连忙回到线上,结果兵线全被自家的打野清掉了……

“好歹给我留个炮车啊!”

看了一眼下路,双方都在相互厮杀,时不时有个人黑屏,紧接着对面一个人黑屏,打得那是相当的激烈。

中路,木瓜星灵和维迦各吃各的兵线,也没发生什么冲突,而在上路,自家打野时不时过来惩戒兵线再脏掉一部分,游戏体验已经没有了一大半,发育也慢的一批,好在有提款机瑟提。

0/6的瑟提哈哈哈!

果然还是我亚托克斯更胜一筹!

以至于到了后期,打团的时候根本就看不到打野和中单的身影,跟在自己身后的只有辅助和射手,而对面五个人已经抱成一团,相互磨血皮,就磨了五分钟后相互撤退。

“嗯?我们家的射手呢?”

一看刚才的磨血皮的地方,自家的射手安详的躺在那里,对面的射手也是如此,安详的躺在地上。

“……”

不就磨个血皮吗?怎么都倒在那里了?

我:打团你们俩来一下好吗?

打野:就你这个***还想****团,你™******。

中单:我没经济,去不了……

木瓜星灵已被邪恶小法师击杀!

“……”

木瓜星灵!我要杀你一千遍也不够!

对面再次抱团中路开推,还买了破舰者,少年操纵着亚托克斯来到中路守着中塔,和辅助一起,此时此刻射手还在复活,而打野还在刷野。

见对面越塔,果断开大上前,不管怎样还是奋力一把吧!

对面直接对着亚托克斯就是一顿输出,站位还是非常的密集,也就是在这个时候,辅助烈娜塔果断放大和对剑魔放W,一股紫色的雾气出现,席卷了对面的,对面四个人开始自相残杀,剑魔也在中W期间倒下,不过又瞬间站了起来,将对面的瑟提杀死后完全复活。

当你的队友中了烈娜塔的大招时,你才会知道!原来,我的队友伤害是那么的高!

痛~!实在是太痛了!

剑圣几剑一个小朋友,再加上攻速非常快,从而导致最后只剩下一个残血的剑圣还活着,而烈娜塔拿到了二杀。

亚托克斯刚想上前,一发导弹飞过自己,命中的剑圣并将其终结。

也好,人头给了射手金克丝也行,毕竟射手还是很缺经济的。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对面投降了。

光靠一个射手守不住家,再加上对面金克丝已经推到高地了,怎样都是输了。

少年伸了一个懒腰,随后果断在木瓜星灵和艾克后面点了举报,顺便为金克丝和烈娜塔点了一个赞。

‘你有一份新的好友请求!’

唉?有人加我?

点开一看,是辅助烈娜塔加的自己,点了通过,网名叫‘喝醉酒的猫咪’,自己的名字叫‘上单的痛你不懂’。

猫:要不要一起来一把?我看你剑魔玩的不错。

痛:下次亿定!

果断下了游戏关了电脑,回头一看,只见少女一脸笑眯眯的看着自己。

“哎嘿嘿,老姐啊!你怎么进屋子不敲门的啊?”

“不直接进来怎么能够看到老弟的光辉战绩呀!而且屁大点个人还有隐私了不成?”

“额,真的有隐私……”

“好了,告诉我那个叫‘喝醉酒的猫咪’你是怎么认识的?这个名字一看就是个女孩的名字啊!”

“不不不,老姐你要知道,很多的汉子特别喜欢装成妹子,然后在网络上撩汉子,说不定刚才的那一个就是有着粉嫩少女心的汉子。”

“真的吗?”

“真的!我从没有骗过老姐你啊!我这话比真金还真,就相当于屏幕前的读者们都是帅哥美女一样真!”

“好吧,那我相信你了。”

呼~!少年刚松了一口气,正准备重启电脑的时候就听到了身后有声音传来。

“咦?床底下为什么有一本书?”

卧槽!

一转身就看到了自家的姐姐大人拿着一本书面打码的小皇叔看了起来,看的时候还时不时将目光看过来。

为什么!我明明把书藏得这么好?为什么还是会被找到了?而且还是被自家的姐姐大人看到了,现在已经在家庭中社会性死亡了,请问没有没逃往火星的票?在线等,挺急的,地球已经容不下我了。

“没想到你好这一口啊!”

书面上写着#姐姐#妹妹#触手之类的,这下更加社死了。

“内个……我说这是我同学给我的学习资料你信吗?”

“我信,我非常相信!”

“那就好……”

“这本是你自己买的。”

少年:Σ(っ °Д °;)っ

“好啦,不开玩笑了,你还小,这本书我就给你没收了。”

说完后拿着那本书走出了房间,只留下了在空气中凌乱的少年,他悔啊!当初就不应该藏在床底下,直接藏在床单下面不好吗?亦或者更好的地方,现在书都没了,呜呜呜~!

另一边的少女这边,她脸色微红,手中拿着那本书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小老弟也是长大了,这么重口的书都看,啧啧啧~!”

不好,这本书似乎有着一股独特的魔力,一直在吸引着我,只看一点点似乎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那就……只看一下下?

把书打开看着里面的内容,各种各样的新知识让少女受益匪浅。

“沐然,你明天是要去游乐园吗?我这里刚好有……”

中年妇女一推开门就看到自家的女儿脸色通红的看着一本书,而那本书的封面无时无刻都在证明是一本小皇叔。

女儿……长大了啊!

“游乐园的票我就先放在这里了,另一张我给你的老弟去,我就不打扰了哈!我先走了啊!”

说完后将票放在最近的桌子上,转身离开房间将门随手关上。

“……”

请问现在还能买前往火星的票吗?我总觉得地球已经容不下我了,而且还是被老妈看到了,已经在家中社会性死亡了,也没有任何的补救方法了……对了!都怪苏诺尔那臭小子,要不是他给我看这么奇怪的书,我才不会被老妈那样看呢!

嗯,一定是这个样子!都怪苏诺尔!

“啊湫~!”

少年打了一个喷嚏,没错,他的名字叫苏诺尔,年龄16岁,身高一米七五,上着高中,有着一头银色的短发,少女般的面孔,面色红润,遇到特别令自己害羞的事情还会脸红(哟,你脸红啦?来,让我看看~),经常身穿蓝绿相间的校服,不知道为什么学校的校服会那么的丑啊!

苏诺尔挠了挠头。

“平白无故打喷嚏一定是有人在背后骂我!我有那么一种感觉,肯定是我家的老姐苏沐然在骂我!”

“啊湫~!”

另一边少女也打了一个喷嚏,没错(总感觉那么熟悉),她的名字叫苏沐然,年龄十九岁,身高一米六一(多那么一点点应该不过分),有着一头银色的长发,婴儿肥的脸庞,喜欢穿淡蓝色的连衣裙,兴趣爱好是给自己的弟弟穿女装,长得那么可爱一定适合非常多的女装。

苏沐然挠了挠头。

“明天去游乐场吗?那一定要给老弟穿上可可爱爱的衣服,把他打扮的像一个公主才行!”

嘿嘿嘿~!

打开房间内的衣柜,里面的第二层全都是给弟弟买的裙子之类的,甚至还有马猴烧酒的衣服,拿起遥控器先把自己房间的电视打开,一边找衣服一边看电视,这个时候电视还在报道着一件事情。

记者:“根据最新的消息发现,地底下似乎存在着什么,它会时不时引发地震的出现,当我们勘测的时候已经不知道它去往哪里,接下来让我们采访一下TEH保卫队队长。”

穿着职业装的女记者走到了一个蓝发的女人面前,这个女人身穿黑灰色的战斗服,她冷漠的看了一眼记者。

队长:“我并不想多说什么,这种事情涉及到了军事机密,我们没有办法跟你们解释,只能告诉你们最近不要外出,对了,你们或许不知道TEH保卫队是什么,准确来说,我们是地球保卫队,专门防止有外星人侵略地球或者有什么东西威胁到地球而存在的,你们只需要知道我们会保证人民的安全就可以了。”

说完后转身离开,留下记者尴尬地在那里笑了笑。

记者:“可能是工作比较忙所以TEH保卫队队长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和我们说,关于本次的事件我所表达……”

苏沐然随手关掉了电视,这种东西一看就是骗人的,最近为了流量之类的也是不择手段啊!先给小老弟找一身好看的衣服,在明天的游乐园一定要让他成为全场的亮点,吸引一下男性同胞。

一想到有帅哥轻轻挑起小老弟的下巴,然后来上一句。

“女人,你成功引起我的注意!”

哇哦!这是什么霸道总裁的剧情啊!想想就很刺激啊!

准备好了衣服,看了一会手机,将游乐场的路线做了出来,随后躺在床上安心的睡了过去。

…..—–阿巴阿巴阿巴—–…..

第二天…

“老姐,这是什么啊?”

“嘿嘿嘿,都是些好康的。”

“很奇怪唉!”

“哟,你脸红啦?来,让我康康!”

“苏姐不要啦!苏姐住手啦!”

“你为什么推开我?我不就是康康你发育正不正常啊!”

“不要!”

“……听话,让我康康!”

“不要!”

咚~!

“啊!苏姐住手啦!苏姐不要啦~!”

“住手!住手啦~!”

“呜呜呜……”

苏沐然满意的看着面前的‘少女’,不得不说这一身洛丽塔那是真的般配啊!虽然是一头短发,不过也不是太短,而是到了脖子那里,再加上少女般的面孔,以及稍微化了化妆,一个清纯的少女崭新出炉。

“呜呜呜……”

“小老弟你都多大了还在那里嘤嘤嘤,不就是给你换了一身衣服吗?而且你也没反抗啊!”

苏诺尔看了一眼苏沐然,要不是你从旁边拿了一根棍子在桌子上敲了一下,我也不会这么乖巧啊!那么凶人家做什么?不就是配合你穿女装吗?我穿不就是了,嘤嘤嘤,人家的清白不存在了……

“大男人哭哭啼啼的,安静一下!不就是出去玩嘛!哭啥啊?”

苏诺尔擦了擦不存在的眼泪,看了一眼镜子中的自己,葡萄般晶莹的嘴唇,上面闪着光泽,水汪汪的大眼睛,还是银色的白瞳,好在没有长胡子,不然一定会被看出来的。

喉咙上系了一条蝴蝶结,遮住了略微凸起的喉结,再加上会伪音,实在是完美。

唉~!

爷真可爱!

就像是巴巴托斯……咳咳温迪肯定是个女孩一样!

嗯,一定是吧?

老爸老妈现在出去工作了,留下我和老姐出去玩。

下了楼,出了小区,一路上的视线不少,看得苏诺尔小脸有点红,躲在了苏沐然的身后,别然看来就像是一对漂漂亮亮的姐妹,而身后的妹妹比较害羞一样。

“卧槽,一出门就看到了大美女,真的是太幸运了。”

“你看啥呢?那是我的老婆!”

“咳咳,我建议你先去买点桃子吃,不然白日梦醒不过来。”

随手拦了一辆出租车,开车的是一个中年女人,她看到苏沐然和苏诺尔后愣了愣,显然是被她们的美丽吸引住了,随后甩了甩头笑了笑。

“要去哪里?”

“我们去天童游乐园。”

“哦?就是那个新开张的游乐园啊!我带你们去要25。”

“行,上车吧,我的诺尔小公主!”

帮身后的小老弟打开了后车门,看着他坐了上去后关上了车门,自己打开副驾驶座的车门坐了上去。

出租车缓缓地启动,向着目的地出发。

“你们这俩丫头真俊啊!”

“谢谢阿姨的夸奖,你说是吧?妹妹!”

“嗯,谢谢。”

苏诺尔的声音很小,不过还是被中年女人听见了,她笑了笑。

“你们俩是不是双胞胎啊?就连声音都是那么的像!”

“是~!只是他吃了激素才长得那么高。”

“激素那可不是好东西,听阿姨一句劝,别吃。”

显然阿姨是当真了,不过真的会有人直接吃激素这种东西吗?想一想就觉得很可怕唉~!

“阿姨……”

轰~!

出租车突然飞了起来,在空中旋转了几圈后车顶着地,刚才经过的地面突然裂开,一头巨大的怪物出现,它将刚才在马路上的车全部掀飞,完全站起来之后身高高达五十五米。

它有着一身闪着黑色光泽的鳞片,四个细长的手臂,粗壮的双腿,全身上下都是鳞片,扁平扁平的脑袋,嘴中是参差不齐的尖牙,它张开嘴嘶吼着,吓得周围的人四处逃窜。

“怪物啊!”

“有怪物出现了!”

“救命啊!”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三架银黑色的战机从远处飞了过来,它们飞速的掠过高空,直冲那只奇怪的怪物。

“已经发现目标!请求开火!”

“目标正在肆意毁坏周围建筑,请求开火阻止!”

“锁定目标,分析弱点,未发现脆弱点!初次分析嘴巴为脆弱点!”

每架飞机上面的飞行员都在耐心等待的指令,并且战机与怪物的距离越来越近,而怪物似乎也注意到了在天空中飞行的战机,抬起胳膊想要去抓住。

“总部下达命令,击杀怪物,保护群众安全!”

“收到!”x3

战机的侧面打开了三个黑黝黝的孔,从里面发射出了大口径穿甲弹。

滋拉滋拉~!

穿甲弹打在怪物的身上只掀起了大量的火花,并没有破甲,怪物愤怒的咆哮着,张开嘴吐出绿色的液体。

“不明攻击!躲避!”

战机很轻松的躲开了,可是那一滩绿色的液体落在地面后产生了腐蚀,同时还伴有剧烈的恶臭,而在那一片刚好是天童游乐园,大量的群众当场死去,化为了一滩红色的液体,没死去的只沾到一点的人也在痛苦的嚎叫着变成了残疾。

“目标已造成人员伤亡,请求强力武器打击!”

“武器使用批准,请立刻解决战斗!”

战机回旋了一圈,再次飞向怪物,飞行员瞄准了怪物,点击发射,机翼上面的导弹直接飞出,打在了怪物身上。

轰~!

大量的导弹轰炸在怪物身上产生了大量的黑雾,只是那个怪物掉了一点鳞片以外并没有受到更加强烈的伤害,它愤怒极了,张开大嘴连续吐出绿色的粘液,攻击空中飞行速度极快的战机。

“报告,我们未能击穿目标的护甲!”

“报告,目标发射具有酸性物质的粘液!”

“报告,请求支援!!!”

战机灵活的躲过吐过来的绿色粘液,只是地面上的建筑与人遭了殃,怪物见无法命中空中飞舞的战机,愤怒的四处攻击着,将建筑、街道破坏,造成的损失无法预估。

…..—–阿巴阿巴阿巴—–…..

苏沐然缓缓睁开双眼,此时此刻全身都在痛,车竟然突然飞了起来,现在车顶着地,还好没有被压扁,不然就死定了。

“诺尔…诺尔……”

呼唤着老弟的名字,稍微转过去,只见苏诺尔的脸色苍白,额头流着血,已经流了不少的一滩了,而旁边的阿姨双眼瞪着,从胸口处直接折了过来,就像是90°一样。

“啊啊啊~!!!”

恐怖、害怕、不安的心理涌上心头,呼吸变得急促起来,脸色煞白,刚才还在开车的大活人现在已经死去了,泪水哗的一下就流了出来,用脚蹬开了已经弯曲变形的车门,爬了出去,一抬头就看到了一个巨人般的怪物正在四处破坏着。

“我是在做梦!我是在做梦!”

这么不科学的东西,自己一定是在梦里……才怪!身上传来疼痛的感觉,刚才太过于害怕,没发现自己的腹部插着一块玻璃。

伸出手拔了出来,大量的血就像是不要钱一样往外流,用手捂着伤口,扶着车缓缓起身。

“对了!老弟!老弟还在车里呢!”

艰难的移动到车的另一边,伸出手想要将车门打开,可是一只手的力气根本就不够,另一只手一松开伤口就哗哗流血。

“老弟!老弟!诺尔!”

喊着苏诺尔的名字,可是后者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反应,而且变形的车门也无法被打开,明明车锁暴露在外面,但是这个车门就好像是卡住了一样,一动不动的。

咚~!

怪物不知道为何往这里移动着,苏沐然一抬头就看到两架战机从自己的脑袋上的高空飞过,似乎是它们吸引着怪物过来的。

巨大的脚丫每次一踩地都会使地面凹下去,而且越来越近。

“诺尔!诺尔!快醒醒!”

恐惧、害怕但是又不得不担心、害怕自己的弟弟出事。

“诺尔!!!”

咚咚~!

一个心脏的跳动声响起,周围的一切都开始变得缓慢起来,苏沐然害怕的看着周围突然变慢的一切。

咚咚~!

心脏声再次跳起。

[想要……去守护吗?]

“谁在说话?”

苏沐然感到害怕,对于这突然出现的声音,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赶紧把弟弟救出来!趁着时间变慢了,伸出手再次拽向车门,用尽自身吃奶的力气去拽门。

[想要……去保护吗?]

那个声音再次响起,即便是一切变得缓慢起来,可是面前的怪物巨大的脚在不断靠近,或许那个声音真的有着能够保护弟弟的力量也说不定。

“我想要保护我的弟弟!”

[害怕吗?]

“害怕!可是我更害怕失去我的弟弟!”

咚咚~!

心脏声再次跳起,并且越来越快。

[新的世界规则已经出现,异端规则被改写,崩坏开始!]

苏沐然的左手手臂上出现了一个银白色的手镯,这个手镯就像是长在上面一样,根本就取不下来,可是看着面前的怪物,只能高举左手,看着那个手镯,咬了咬牙。

“我想要保护我的弟弟!”

刹那间,少女被白色的光球包裹并不断变大……

…..—–阿巴阿巴阿巴—–…..

“报告,正在引导怪物前往指定地点!”

战机控制速度飞行,而怪物紧紧跟在后面,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银白色的光照亮一切,从怪物的脚底下突然出现一个人形的庞然大物,她一起身就将怪物掀飞出去。

呱啦啦~!

突然飞起的怪物落地后突然砸坏了大量的建筑,它抬起它那不大聪明的脑袋,看向刚才的地方。

一个双眼冒着银白色的光,身上的颜色主体为银色、淡蓝色的巨人出现了,她的胸口有一个银白色的灯,她的身高有着四十八米,修长显瘦的身材,脑袋上还有一颗蓝色的宝石。

“唔~!”

一个女性的声音传出,她看了看自己的样子,这种感觉好奇怪啊!就像是身体里充满了力量一样,她看着面前的怪物,刚才是自己把它掀飞的吗?

“报告,发现了新的不明巨型生物,其形态像人,其次她身上散发着很危险的气息。”

“环绕他们静观其变。”

“收到命令。”

战机们环绕着两个庞然大物飞行着,观察着她们的一举一动。

“吼~!”

怪物被突然掀飞表示非常的愤怒,它站起身来看着面前突然出现的巨人,张开嘴巴,吐出了一滩绿色的液体。

“唔~!”

巨人向旁边一个翻滚,刚才那滩液体好臭啊!而且好恶心啊!见到人就吐口水什么的,对了,先保护好弟弟!

勇气给予了少女很大的信息,让心中的害怕与恐惧消散了不少。

跑到了那辆车旁边,伸出手小心翼翼地将车门一下子抠坏,再把车直接打开,里面的少年还是没有醒过来,先把面前的怪物解决掉吧。

站起身来面对着眼前的怪物,虽然很恶心就是了。

似乎是感受到了巨人藐视什么的,怪物直接冲了过来,大地在颤抖着,而苏沐然也有些慌了,不知道要怎么去战斗,于是在怪物冲过来的时候,一巴掌扇了上去。

啪~!

巨大无比的声音响彻云霄,怪物直接被一巴掌呼倒在地,口中不断发出惨叫声,眼前的巨人怎么这么可怕?这一巴掌的力气好大啊!不行不行!我可是不能死在这里的!

怪物缓缓起身,不满的吼叫一声,趴倒在地四只手开始刨起地面,在几秒钟就钻地逃跑了,留下了一个巨大的坑洞。

苏沐然愣在原地,怪物竟然逃跑了,那不就是说她赢了吗?

“唔~!”

双手高高举过头顶,竟然胜利了!太好了!

轰~!

“唔~!”

刚想庆祝的时候两发导弹飞了过来,命中了自己,炸出了大量的火花,同时被击中的地方疼痛不已。

“报告,怪物已经逃跑了,还剩下一个未知生命巨人,刚才已经遵循命令开火,接下来的指示是?”

“尽可能地对其进行击毙,支援已经抵达现场,我们要为人民的安全负责!”

“收到命令!”

战机飞过苏沐然的身边,这个时候地面上突然出现了好几辆坦克,同时空中也出现了一架巨大的战机,它的前身张开,一个巨大的炮管露了出来。

“开火!”

坦克炮筒猛缩,一发炮弹飞了出去,命中了苏沐然,巨大的战机炮管出现了大量的电弧,当其变得通红的时候,一股巨大的能量射出,命中了苏沐然的胸口,将其打飞了出去,大量的电流环绕着苏沐然的身体,不断电击与灼烧着她的身体。

“唔~!!!”

巨人惨叫几声后单膝下跪,胸口银白色的灯变红一闪一闪,她的胸膛急促扩张着,她不明白,为什么军队要攻击自己?

最后趴倒在地,化作大量的星辰消失不见了。

“报告,目标已被消灭!”

“撤退!”

“收到命令!”

坦克与战机开始离去……

…..—–阿巴阿巴阿巴—–…..

“老弟……”

一头银色长发的少女一瘸一拐走到了少年身边,她浑身都在痛,而且力气似乎被抽干了一样,很累,眼皮子都在上下的打架,可是她挺下来了,走到了苏诺尔身边,从他的口袋里拿出了手机,打出了紧急电话。

“我们在……”

话还没说完,倒在了苏诺尔的身体上,手中的电话掉落在了地上,而四周到处都是被破坏的建筑以及冒着黑烟的地面。

“喂!女士,请问你们的地点在哪里?”

“听得到吗?”

“喂?喂?!”

一个身穿着西装的女人出现,她走到了女孩的身边,伸出手将电话拿了起来。

“在西花棱街区三号。”

冰冷的声音传出,让接电话医生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哆嗦,他说马上过去救治后被女人打断了电话,女人摸了摸自己火红色的头发,看着面前银色长发的少女左手中的手镯。

“真是让人讨厌的力量啊!”

说完后抬起手对准了苏沐然,在她的脑袋上摸了摸。

“可是这又和我有什么关系呢?努力成为英雄吧!让人们仰慕你!你好像是可以做到的不是吗?”

说完后起身离开,她现在有着更加重要的事情去做,离开的时候还没有忘了将少年额头的伤口愈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