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资讯 正文
李沉星 王海小说《华夏镇邪司》全文免费阅读

时间:2022-03-10 03:05:53作者:小白

小说:华夏镇邪司

小说:都市

作者:流光轻浅

角色:李沉星 王海

简介:动物开口,纸人起舞,死人复生……十五年前,天外陨石击毁两极冰川,世界各地邪门事件接二连三发生,镇邪师这个职业也由此诞生。

《华夏镇邪司》免费阅读

“李沉星,都一个多月了,你钱什么时候能交上来?”

三楼办公室中,王海斜靠在椅子上,厌恶的眼神透过厚厚的镜片在墙角少年身上扫来扫去。

少年低着头,小声哀求:“我家的情况您也知道,您看能不能……”

“李沉星,对于你的遭遇,我深表同情!”王海不耐烦的打断了李沉星的话,“但你交不够钱就不能留在这里,这是学校的规矩,我也没办法啊。”

李沉星低着头,一言不发。

一个半月前,李沉星相依为命的爷爷在家中去世,他大伯来料理后事。

按理说,为父亲料理后事本该是李沉星大伯作为长子的义务,可是李沉星大伯却以家中困难为由,逼着李沉星拿出爷爷的积蓄,否则就不让爷爷下葬。

李沉星没办法 ,只能把爷爷临终前交给他的存折拿了出来。

李沉星不知道存折上有多少钱,但爷爷跟他说存折上的钱至少可以让他十年衣食无忧。

李沉星把存折交给大伯后就再也没见过这个存折,不仅如此,家里一些值钱的东西在爷爷葬礼之后也不翼而飞,现在李沉星家可以说是家徒四壁,哪还有钱?

见李沉星久久不说话,王海从兜里掏出一张皱巴巴的五元纸币啪的一声啪在桌子上:“看在你那死去的爷爷份上,这样吧,我以个人名义资助你五块钱,可别说我不念旧情啊!”

李沉星猛然抬头看着王海,双眼通红,似乎有火焰在眸中燃烧。

王海被吓了一跳,身体猛然往后仰,只听咣当一声,王海连人带椅子倒在了地上。

“李沉星,你想干嘛?”王海脸色有些苍白,躺在地上指着李沉星手指颤抖着说道:“你答应过你爷爷,再也不打人的!”

王海的嗓门很大,办公室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了王海和李沉星身上。

李沉星眼中的血色一点点褪去,盯着王海一字一句说道:“不用你破费,钱我会想办法凑齐的!”

说完李沉星大步朝着办公室外走去。

“我说老王啊,你没事招惹这个怪物干嘛?”王海对面一个瘦瘦的男人心有余悸说道:“那家伙要是犯起病来,咱们这些人加起来也不是对手啊。”

王海从地上爬了起来,哼了一声说道:“这小子出生没多久就克死了爸妈,现在又克死了爷爷,我算是看出来了,凡是跟他走得近的人都没有好下场,这种天煞孤星可不敢留在我这里,万一哪天克着我咋办?”

顿了顿,王海继续说道:“再说了,我也是按照规矩办事,我有什么错?”

办公室外,王海的话一字不落的飘进了李沉星耳朵,当听到“天煞孤星”四个字的时候,他的眼中再次充斥着血一样的红色。

李沉星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吐出,心里一遍遍告诉自己要冷静,一定要冷静,几息之后,刚刚爬上眼眸的血色又一点点褪了下去。

扭头看了眼王海的方向,李沉星加快脚步朝着教室走去。

李沉星所在的教室位于教学楼二楼走廊尽头,此时英语课已经快结束了,李沉星站在门口喊了“报告”。

罗蓉蓉正在讲试卷,听到声音后往门口瞥了眼,不耐烦的点了点头。

“好,我们继续讲这一题……”罗蓉蓉低头继续说道。

李沉星的座位在教室最里面的角落,他要穿过大半个教室才能回到自己的座位。

“某些人啊,交不够钱还赖着不走,这脸皮可真厚。”一高个男生抬头看着李沉星,面带讥讽。

“那可不!”高个男后桌的小胖子立马附和道,“没钱还来这里?去普通学院不好吗?”

“真是凤凰窝里挤进只野鸡,咋看都是个异类。”又一个染着红头发的男生看着李沉星的目光也有些不善。

其他人的目光也都不约而同的落在了李沉星身上,那眼神分明是在看一个另类。

“安静!”

罗蓉蓉敲了敲桌子,目光从所有人脸上扫了一圈,然后盯着最先开口的高个男生,语气不善的说道:“都干嘛呢?不想听的出去!”

高个男生耸了耸肩,拇指轻轻一动,一支笔飞快的在他食指上转动起来,高个男不说话,胖子和红头发男生也没有继续开口,只是看着李沉星的眼神依旧充满了挑衅。

李沉星视而不见,回到座位上后掏出一本书,身体坐的笔直,但罗蓉蓉讲了什么他一个字也没听进去。

那个高个男生叫陈小天,是湖城首富的儿子,他父亲陈云在湖城可以说是一手遮天,至于那个胖子和红头发男生都是陈小天的狗腿子,一个叫高虎,另一个叫杨刚,两人家里都要依靠陈家生存,他们也一直以陈小天马首是瞻。

陈小天他们说的没错,在学校李沉星的确是个异类。

湖城学院虽然新建不久,却是湖城市最好的私立学院,这里的学生非富即贵,唯独李沉星是个山野小子,直到现在他还想不明白,爷爷是怎么说服校长接纳他的。

除了身份地位的差距外,大家视李沉星为异类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他有间接性精神病。

高一刚开学不到一个星期,李沉星病发过一次,冲上讲台把王海打了一顿,班上六七个男生硬是没拉住他。

病发时的李沉星浑身通红,皮肤下像是有团火焰在燃烧,双眼更是红的要滴血一眼,而且力气大的惊人。

当时去拉李沉星的那六七个男生一致表示,李沉星根本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头发了疯的野兽。

其他班上的学生只知道李沉星突然发疯冲上讲台揍了王海一顿,但陈小天他们很清楚李沉星不是无缘无故打人。

那天王海讲课时讲到了天煞孤星,然后指着李沉星对其他人说道:“大家看到了吗?这就是天煞孤星!李沉星,你站起来让大家仔细看看!”

李沉星当时脸色已经很难看了,但王海像是没发现一样,指着李沉星继续说道:“大家还不知道吧,李沉星一岁克死了自己妈妈,不到两岁克死了爸爸,这是标准的天煞孤星啊!”

“凡是跟他走的近的人都被他克的死死的,大家以后可要跟他保持安全距离啊,呵呵。”王海自以为很幽默的笑了笑,然后继续说道:“现在他跟着爷爷相依为命,不过我估摸着啊,他爷爷早晚也要被他克死,没几天好活咯……”

话音还没落,李沉星已经一阵风一样冲上了讲台,一拳打在了王海的左眼上。等大家反应过来的时候,王海已经躺在地上,李沉星红着眼睛一脚一脚往他身上踹,教室里传来一阵阵杀猪般的惨叫声。

王海在医院躺了一个多月才回来,奇怪的是学院没有对李沉星进行任何处罚,连王海都闭口不谈这件事,而且再也没敢在李沉星面前提“天煞孤星”四个字。

没人敢在李沉星面前提天煞孤星,但他天煞孤星的名号不到半天就传开了。